• Posts Tagged ‘改革’

    共産党青年団「改革」とは何か?⑴2016年8月6日

    by  • September 5, 2016 • 日文文章 • 0 Comments

    何清漣

    全文日本語概訳/Minya_J., Takeuchi Jun

    https://twishort.com/nOPkc
    共産主義青年団(wikihttps://ja…%B9%B4%E5%9B%A3)中央はここ数年、振るわなくなっていまして、李源潮(wikihttps://ja…%BA%90%E6%BD%AE)が閑職にとばされ、彼が始めたハーバード大学への省部級官僚の研修は中止され、青年政治学院(訳注;共青団直属の高校)の大学が廃止されたこと、さらに共青団出身の令計劃が獄中に繋がれたことで、この一時は盛んだった出世コース...

    Read more →

    改革待ちー中国版『ゴドーを待ちながら』

    by  • October 13, 2013 • 日文文章 • 0 Comments

    何清漣氏 @HeQinglian

    2013年10月11日

    全文日本語概訳/Minya_J Takeuchi Jun

    http://twishort.com/kMcec
    2013年10月13日

    習近平は10月7日 、インドネシアで「中国は大国で、決して一度犯したら取り返しがつかない様な根本問題で転覆するような間違いはしない」と語りました。言いたい事は明白で習近平が帝位について以来の現在の政治路線を引き続き堅持し、現在の中共イデオロギーと権力構造を守るというものです。しかし、政府側メディアから香港の「南華早報」や鳳凰網などみ...

    Read more →

    世界銀行の中国改革青写真の命運予測

    by  • August 7, 2013 • 日文文章 • 1 Comment

    何清漣 @HeQinglian 氏

    2013年08月04日

    全文日本語概訳/Minya_J Takeuchi Jun

    http://twishort.com/HhDdc

    2013.8.6

    8月2日付ワシントンポスト紙によると、中国国務院の李克强総理の要請で世界銀行は国務院発展研究センターと現在連携して検討課題をきめているという。同報道によれば世銀は中国に対し大形銀行の一つの私有化と農民の土地販売権許可など広汎な提案を行っているといい、もしこの改革が実施されれば中共の数十年来のイデオロギーが転覆するだろう、という。Read more →

    两会的“改革”与“政改”之间的鸿沟

    by  • March 12, 2012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今年两会之际,《人民日报》那句“宁要微辞,不要危机”,激起不少人的政改遐想。中新网还援引香港《明报》报道放风:“中共已对改革表明态度,时机选择亦有深意”,一时之间,有关中国政改的评论又纷纷出来,乐观派拿着显微镜努力寻找两会中与“改革”的相关词句,并加以解读。

    两会所谈“改革”并非“政改”

    我仔细搜罗,穷尽两会谈到“政治改革”的人与讲话。计有:赵启正谈“政治改革和经济改革未截然分开”,要在党的领导下进行。李克强说“改革已进入不进则退的深水区”。温相的《政府工作报告》逾60次提到改革,包括财税金融体制改革;铁路、电力等行业改革;深化价格改革;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

    Read more →

    60年建国“成就”的内在逻辑矛盾

    by  • September 28, 2009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中国正在举国投入地欢庆60周年大庆,各种论证伟大成就的华章典乐充斥媒体。但只要留心就会发现一点,中国境内所有的文章都回避了一个问题:在社会结构与经济结构方面,前30年社会主义革命与建设的伟大成就,正是后30年的改革所要否定的;而改革所要取得的成就,比如经济的市场化、所有制的多元化,这都是中国1949年以前存在,只是被革命刻意摧毁的。也就是说,这60年当中,中国无非是颠而倒之,倒而颠之地被折腾了一番,完成了一道历史轮回而已。

    “革命”消灭了有产阶级,“改革”培育了暴富阶层

    从1949年开始,中共执政的60年可以划分为两个阶段:1949-1978年,这个阶段充斥各...

    Read more →

    改革神话的终结与重塑社会认同的困境

    by  • December 31, 2006 • 学术思考 • 0 Comments

    着手编这本以笔者一篇旧文标题做书名的文集,如何写这篇序言,着实想了很久。因为该说的话,该阐明的观点,早已分别在近年来的文章中说过了。

    还是从今年被反复谈到的一个词“改革共识”说起吧,因为改革共识,亦即政治共识是中国重塑社会认同的起始点。

    一、重塑社会认同的出发点:政治共识

    改革共识之所以重要,缘于“改革”早就成了中国共产党1978年以来重新建构政治合法性出发点。所谓“改革共识”,就是改革以来中国人的政治共识。它既包含着中国人对中国共产党政府将发展经济放在政府工作首位的肯定,也包含着全国人民对政府许诺的期盼,这一许诺就是“让少部分人先富起来,再带动...

    Read more →

    历史无情亦有情——为纪念赵紫阳逝世而作

    by  • January 20, 2005 • 读书与随笔 • 0 Comments

    中国有句成语,叫做“盖棺论定”,但这句话用于赵紫阳先生却不合适,这倒不是说所有的人都在等候中国当局为他做个结论,送上一堆“伟大的……”之类的美谥,因为那类美谥于活人的待遇有用,但于真正的历史评价却无太大的关系。人们纪念赵紫阳,是因为他曾经开启过的政治体制改革话题至今还未重新回到中国的政治生活中来。

    生活中常有这样的现象:当人们拥有一件事物时,并不觉得这件事物有多珍贵,只有当失去它时,人们才会从对比当中感到失去的是多么珍贵。当年赵紫阳先生在位时,人们因胡耀邦去职而愤懑难平,这种愤懑无法针对逼胡耀邦下台的邓小平,于是都转移到赵紫阳身上来,这也是赵紫阳至死都在背负的一个道德包袱。...

    Read more →

    经济改革21年回顾:痛苦大还是收获大?

    by  • March 10, 2000 • 采访与演讲 • 0 Comments

    (本文为2000年3月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之行而作的演讲稿)

    中国的经济改革二十年,所涉及到领域主要有私有化、国有企业、劳工制度、贸易、税收,较大动作的金融体制改革也将随着银行的换帅而浮出水面。各领域改革的力度、速度与范围都不一样,加之中国传媒受命讲“主旋律”,政府与公众之间处于明显的“信息不对称”状态,故改革成效实在难以准确度量。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90年代中叶以后,中国的经济与社会状况令人难以满意,尽管中国政府向社会公布的经济增长率很高,总徘徊在8%左右,失业人口在政府公布的数据中也总是不超过3%,但生活在中国,并对市场供求与中下层生活有充分了解的经济学者,有理由怀疑这...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