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新左派’

    帮闲时代:新左派对权力的曲意逢迎 ——中国知识分子建构自身与国家的关系之回顾(二)

    by  • July 27, 2012 • 学术思考 • 1 Comment

    2012年8月9日是谷开来案件开审之日,虽然有挺薄熙来的左派网民呼吁组团往合肥声援,但从公布的谷开来受审罪名来看,政治权斗与意识形态纷争的色彩从表面上已经消失得干干净净。

    由此带出一个问题: 90年代末期开始崛起的新左派,是否会在薄熙来失势之后淡出中国政治舞台?

    我的看法是不会。因为新左派最初是借助于权力的呵护而窜红,直到2010年中国出于外交战略的考虑,由一些高官出面否定了“中国模式”之后,这个团队才投靠左派的“精神首都”重庆。老左与新左试图以重庆为基地,实践所谓“社会主义3.0版本”。重庆薄督虽然政治上失利,但中国政治对左派与新左派的政治需要仍然强劲,这种...

    Read more →

    笔杆子-智囊-公知-帮闲——中国知识分子建构自身与国家的关系之回顾(一)

    by  • July 12, 2012 • 学术思考 • 1 Comment

    说明:本文涉及的“知识分子”,主要指热心于政治、社会事务并活跃于公共领域的群体,那些虽然依附在体制上、但只埋首本职工作的不计在内,因为他们从来未曾主动想过要如何建构自身与国家的关系。

    最近发生在吴法天身上的约架事件,起因是在什邡事件上,吴为党与政府做帮闲做得太过于无耻。让我不由得想起一个自己时常在想、却不想下笔的问题:中国的知识分子在建构自身与国家的关系上,走了一条什么样的路?

    一、从毛皮关系到精神独立的尝试     

    如果要为知识分子与国家之间的关系梳理一个大的脉络出来,大致可以这样概括:

    1976年以前的毛泽东时代,知识分子与中...

    Read more →

    普适价值为何败给“中国特色”?

    by  • September 11, 2008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观察中国近几年的思潮动向,会发现一个特点:当局优容了民族主义、新左、儒家学说等,只对政治自由主义颇为严厉。政治自由主义与西方民主制度,以及人权等普世价值早就成了一些“专家”名人及“五毛党”竭力批判与丑化的目标。

    这种“优容”并非中国当局在政治上变得宽容,而是表示他们变得更精明。被当局“优容”的这些学说与“主义”都有一个共同点:反对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民主政治,认同本国的专制政权。

    民族主义所奉行的原则是“主权高于人权”,很善于寻找与发现威胁中国安全的“外部敌人”。本国人民的人权及实际生活状态、官员的贪污腐败等均不在民族主义考虑之列。本国政府限制民众的言论自由在他...

    Read more →

    中国愤青的“精神兄弟”

    by  • April 24, 2008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祸兮福所依,福兮祸所伏”,鼠目寸光的中南海领袖最近肯定在暗自佩服自己那将坏事变好事的神奇能力。只要举起“爱国主义”这面有如抹布的旗帜轻轻一扬,不仅将奥运火炬传递中频遭抗议这一政府的耻辱成功地转化为中华民族的耻辱,还成功地将愤青的发泄解释成“全体中国人民”对西方的愤怒,“被西方反华势力试图弄熄的奥运圣火点燃了全球华人心中的爱国圣火,再次彰显了党的凝聚力”。

    当合肥愤青在享受了打砸抢的快意,全国各地愤青正欲跟进之时,风向却又变了。中南海从“民心可用”的沾沾自喜中转变为担忧:如果有少数别有用心的人混入“爱国学生”队伍,导致事态失控怎么办?于是围剿“义和团民”的警察大军再次出动,...

    Read more →

    希拉克对北京“表态”的社会基础

    by  • October 21, 2004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近日法国总统希拉克访华,为了表达他对中国政府的好感,发表了诸多言论,如指称“六四”是“另一个时代发生的事情”,暗示现政府无需为此负责;提出欧盟应该解除天安门事件以来对华的武器禁运,等等。如此言论,自然引起诸多批评,其中最尖锐的当属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女士的言论,她指出,希拉克的许多言论从根本上背离了《人权宣言》,背离了法国的民主精神和人权思想。

    笔者并不专研法国政治,但多年以来对法国的情况有所了解,知道中国人批评希拉克的前提是因为存在误解,认为法国至今还应该是“人权卫士”。这种误解的典型是对“欧美民主政治”的混称,其实,以法、德为代表的“欧洲式民主”与“美国式民主”并不完全一样...

    Read more →

    毛泽东为何回到中国人心中?

    by  • September 18, 2003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时值毛泽东逝世纪念日,关于毛的话题又多了起来。在历史人物的评价当中,歧异如此之大实属罕见:誉之者欲将一切桂冠加之于其上,毁之者则将其等于撒旦。一言以概之,中国还未走出毛时代的影子。

    笔者的童年与青少年时期,都“沐浴着毛泽东时代的雨露阳光”,那个时代究竟是个什么时代,笔者心里非常清楚。只是这一时代的各种历史罪错,从未获得认真清理。邓小平尽管对毛的“文化大革命”恨之入骨,但“投鼠忌器”- 因为彻底否定毛泽东,就等于彻底否定中国共产党政权的合法性,等于在法统上自断经脉。因此之故,毛后的中国政府只能采用一种掩耳盗铃的方式来阐述这一时代:最初是用“君主贤明,只是晚年昏庸,奸臣(林彪、...

    Read more →

    当今社会四派“精英”之分疏

    by  • October 20, 1999 • 程晓农文集 • 0 Comments

    中国目前同时在改革和发展两方面,都面临瓶颈。虽然政府投入了巨额资金去扩大基础设施建设,城市市容也有了明显改观,但是,越来越多的国有企业进无路(产品无销路、投资找不到方向)、退无门(一旦破产就让在职和退休职工失去依靠),经济萧条已经延续了差不多两年,政府几乎用尽了所有可能的手段,仍然无法重新恢复经济景气。

    表面上,社会舆论仍表现出一些乐观情绪,但这样的乐观含有相当大的侥幸心理和盲目性。人们或者是盼望着政府的景气刺激政策能一举扭转经济困境,或者是默默地期待着再出现一个九十年代那样的“机遇”,从而能轻而易举、不付代价地跳出改革的难关,然而,其实谁也不知道这样的企盼有何根据或基础;...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