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普京’

    独裁者重组暴政俱乐部 ——写于六四26周年前夕

    by  • June 3, 2015 • 世界与中国,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26年前的北京六四事件,成为苏东剧变(西方社会称之为1989年系列革命)的开端,这是中国知识分子与大学生群体对世界民主化运动的伟大贡献。当时,人们几乎都相信福山在《历史的终结》中的预言,人类意识形态之争已经到达终点,自由民主已经取得了最终胜利。但其后经历20多年政治演变,人们终于发现,由极权、专制走向民主不是单行道,一些曾经走上民主化或开明专制的国家正面临极权回归的灾难。

    俄罗斯回归极权的民意基础

    现阶段正在抱团且互相模仿学习的非民主国家中,伊朗是个政教合一国家,中国从来就没有过民主,只是在开放姿态之下,有过80年代的半开明专制,现在正在...

    Read more →

    普金主义是如何炼成的(一)

    by  • March 29, 2014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黑格尔在某个地方说过,一切伟大的世界历史事变和人物,可以说都出现两次。他忘记补充一点:第一次是作为悲剧出现,第二次是作为闹剧出现。” 

                                                ——卡尔·马克思

    何清涟

    目前,俄罗斯在乌克兰北部、南部与东部边境陈兵10万,对乌克兰实施威慑。无论普京是否对乌克兰采取进一步动作,克里米亚弃乌入俄之功,在俄罗斯人的心目中,已将普京视为带领俄罗斯重返世界的英雄。无论国际社会对俄罗斯重返世界是否欢迎,对内实施专制、对外奉行强权的普金主义已经隐然成形。

    普金主义...

    Read more →

    乌克兰“革命”将改写地缘政治版图

    by  • March 11, 2014 • 世界与中国 • 3 Comments

    何清涟

    在乌克兰民族主义者推翻亚努科维奇政权后,世界为之沸腾,欢呼说这是“人民的胜利” ,认为“以革命推翻政权”就能带来一切。但乌克兰的民族主义者在极为短暂的革命狂欢之后,发现这场万众欢呼的“革命”终于将他们的国家带入一场前途难测的危机。

    一、“革命”之药不解乌克兰之痛

    革命并非医治百病之药,更何况,已经具有民主宪政形式的乌克兰面临的问题是以下几方面矛盾的纠结:

    1、乌克兰在国际地缘政治的特殊处境;2、与俄罗斯之间长达数百年、纠缠不清的历史恩怨;3、对外与俄的矛盾内化为本土一些俄语区俄罗斯人聚集区的矛盾。

    乌克兰挣扎于...

    Read more →

    普京、北京别高兴,穆巴拉克在招手

    by  • March 20, 2012 • 世界与中国 • 5 Comments

    以这两位在不同国度掌权的强人做比较,是因为2012年普京赢得俄罗斯总统选举与2005年的穆巴拉克胜选情形太过相似。

    在一片反对声中,普京当选为俄罗斯总统。与普京一样高兴的有北京以及中国几大喉舌官媒,除了乐见一强权政治得以延续之外,他们还从中看到了世界格局将会发生对中国极其有利的变化,并作出预测:“毕竟俄罗斯仍是自冷战以来军事实力最可以和美国抗衡的。随着目前全球局势变化,普京未来12年在总统宝座上一定程度上会给世界格局产生影响,不管是在亚洲、中东地区、还是南海地区。”

    其实,无论是普京还是北京都不要高兴得太早,因为2012年俄罗斯大选情形让我想起了中东强人穆巴拉...

    Read more →

    普京以“孔子和平奖”为镜的结果

    by  • November 22, 2011 • 世界与中国 • 9 Comments

    世上最尴尬的事情莫过于一方郑重其事的送出奖项,以为是给予人家荣誉;另一方却视之为不光彩,以沉默表示不屑。这样的事情正好刚发生一桩,那就是中国国际和平研究中心(以下简称“和平中心”)于今年11月将第二届“孔子和平奖”颁给俄罗斯总理普京,而普京本人及俄罗斯官方均沉默以对。

    更让“和平中心”难堪的是,普京任领袖的俄罗斯执政党在其官方网站上,竟援引俄罗斯著名记者多连科的评论说,这个奖一钱不值,越来越多的一些不知名的小奖项“死皮赖脸”地想尽办法黏上普京。

    “和平中心”将此奖颁给普京的理由是:普京在2000-2008年任俄罗斯总统期间,极大提升了俄罗斯的军力和政治地位,并...

    Read more →

    俄罗斯双头鹰的头将朝向何方?

    by  • April 5, 2011 • 世界与中国 • 118 Comments

    在前社会主义国家当中,游移于专制与民主之间的典范堪称俄罗斯。这种摇摆不定的姿态正好与俄罗斯帝国时期的国徽双头鹰的寓意相符。近20余年以来,这只“双头鹰”的头一会儿全朝向西方,希望民主化;一会儿又将两只头全掉向东方,反对任何形式的“颜色革命”。

    但最近的分裂发生在俄罗斯的政治双头之间。在2010年12月27日召开的俄联邦国务会议上,现任总统梅德韦杰夫与总理普京两人在民族问题上抬杠,目前二人的矛盾已经完全公开化。由于离下任总统选举只有一年,而普京为自己二度竞选总统修改宪法更为世人皆知。如今这场权力斗争正求助于意识形态的力量,在总统梅德韦杰夫的支持下,苏联解体后的政治禁区——清算...

    Read more →

    不饮历史这杯苦酒,必将重蹈覆辙

    by  • April 26, 2007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他人的生活”因获得奥斯卡奖而走向世界,在国安部门日益深入渗透民众生活的中国,这部影片引起的共鸣非常强烈,尽管官方媒体只字未提此片获奖的信息。

    德国近年来一直在发掘共产党统治这段历史的黑暗面,涉及这一题材的还有“再见,列宁”等影片。但一直以出“思想家”著称的俄罗斯不仅在历史反思中缺席,脆弱的民主体制更是风雨飘摇。在其它东欧各国,曾在社会主义专制政权中安全部门任职者,想登上政坛困难重重,只有在俄罗斯,这一经历反而成了领袖魅力之源。

    我曾就此问过两位俄罗斯的知识精英,其中一位答复是因为民主化带来的结果不如原来预期的好,反而使俄罗斯失去了世界超级大国的地位;另一位则...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