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智囊’

    资源吸附体制下的智囊群体缺什么?——以遗产税草案为例

    by  • October 7, 2013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目前中国正在进行几项大改革,从养老金、遗产税、房产税,直至实行捐赠器官的“推定同意原则”,无所不包。对这些精心设计的改革草案,专家们均宣称这是“与国际接轨”,公众几乎都持反对态度。仔细分析相关条文后,我发现这些改革方案的设计有个共同特点:只考虑增加政府财税收入,完全无视民众的承受力,目标是通过税收将民众的有限收入化为政府收入。

    本文仅以遗产税为例。

    *税制设计与国际社会并不接轨*

    《遗产税暂行条例(草案)》的修改版据说已上报国务院,相关征收标准引起强烈反对。支持这一草案的人称这是“与国际社会接轨”,劫富济贫,并宣称“美国、日...

    Read more →

    帮闲时代:新左派对权力的曲意逢迎 ——中国知识分子建构自身与国家的关系之回顾(二)

    by  • July 27, 2012 • 学术思考 • 1 Comment

    2012年8月9日是谷开来案件开审之日,虽然有挺薄熙来的左派网民呼吁组团往合肥声援,但从公布的谷开来受审罪名来看,政治权斗与意识形态纷争的色彩从表面上已经消失得干干净净。

    由此带出一个问题: 90年代末期开始崛起的新左派,是否会在薄熙来失势之后淡出中国政治舞台?

    我的看法是不会。因为新左派最初是借助于权力的呵护而窜红,直到2010年中国出于外交战略的考虑,由一些高官出面否定了“中国模式”之后,这个团队才投靠左派的“精神首都”重庆。老左与新左试图以重庆为基地,实践所谓“社会主义3.0版本”。重庆薄督虽然政治上失利,但中国政治对左派与新左派的政治需要仍然强劲,这种...

    Read more →

    笔杆子-智囊-公知-帮闲——中国知识分子建构自身与国家的关系之回顾(一)

    by  • July 12, 2012 • 学术思考 • 1 Comment

    说明:本文涉及的“知识分子”,主要指热心于政治、社会事务并活跃于公共领域的群体,那些虽然依附在体制上、但只埋首本职工作的不计在内,因为他们从来未曾主动想过要如何建构自身与国家的关系。

    最近发生在吴法天身上的约架事件,起因是在什邡事件上,吴为党与政府做帮闲做得太过于无耻。让我不由得想起一个自己时常在想、却不想下笔的问题:中国的知识分子在建构自身与国家的关系上,走了一条什么样的路?

    一、从毛皮关系到精神独立的尝试     

    如果要为知识分子与国家之间的关系梳理一个大的脉络出来,大致可以这样概括:

    1976年以前的毛泽东时代,知识分子与中...

    Read more →

    是谁把中国变成了“病梅馆”?

    by  • September 23, 2010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9月14日,《人民日报》旗下的《人民论坛》发表“关于‘战略知识分子研究’调查综述”,表达了目前中国政府需要何种类型的知识分子帮助其运筹帷幄,以维持政局稳定。

    既然要寻找“战略知识分子”,显然是既不满意现有的智囊群体,也不满意希望非暴力合作的“异议”知识人群体。从一般规律来说,人才的比率与人口基数成正比,十几亿人口的泱泱大国,为何会让当朝者产生如此强烈的人才饥渴?

    一、当局的利益奖惩机制与知识精英的附“势”

    “国难思良将”,这篇调查结果的公布可看作是中国政府张榜求贤的前兆。

    在任何国度,无论在哪一个阵营,知识分子都热衷于把意见或者利益...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