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暴政俱乐部’

    独裁者重组暴政俱乐部 ——写于六四26周年前夕

    by  • June 3, 2015 • 世界与中国,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26年前的北京六四事件,成为苏东剧变(西方社会称之为1989年系列革命)的开端,这是中国知识分子与大学生群体对世界民主化运动的伟大贡献。当时,人们几乎都相信福山在《历史的终结》中的预言,人类意识形态之争已经到达终点,自由民主已经取得了最终胜利。但其后经历20多年政治演变,人们终于发现,由极权、专制走向民主不是单行道,一些曾经走上民主化或开明专制的国家正面临极权回归的灾难。

    俄罗斯回归极权的民意基础

    现阶段正在抱团且互相模仿学习的非民主国家中,伊朗是个政教合一国家,中国从来就没有过民主,只是在开放姿态之下,有过80年代的半开明专制,现在正在...

    Read more →

    卡扎菲为何被北京引为同道?

    by  • August 25, 2011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的黎波里失陷以后,卡扎菲之败已成定局。中国微博上对此一片欢呼声,借卡扎菲之败抒发心中块垒,还有人发问:“什么时候轮到中国?”

    北京痛失暴政俱乐部同仁

    在沉默了数小时后,中国终于心不甘情不愿地做出反应。外交部发言人出面表示“尊重利比亚人民的选择”,末了当然没忘记加上一句“中国愿与国际社会一道,在利比亚未来的重建中发挥积极作用”,希望利比亚新政府在重建盛宴中为中国留上一张座椅,

    其实,在中国外交部表态之前十几个小时,班加西人已对凤凰台前去采访的记者明确表示:“现在我们对四个国家,俄罗斯、土耳其、中国和叙利亚有个很大的疑问,他们为什么没有支持我们,这是...

    Read more →

    人权审议“过关”,人权进步渺茫

    by  • February 19, 2009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中国政府在“暴政者俱乐部”的“兄弟”们帮助下,“成功”应付了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对中国的人权审议之后,发布新华社消息为自己庆功。

    这些“功劳”主要是:30年间,农村贫困人口从2.5亿减少到1,400多万、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了39倍,因此中国“已成为全球最早实现联合国千年发展减贫目标的国家”。中国代表团团长、中国驻日内瓦代表团大使李保东在念这些统计数据时,显然在玩数字游戏,因为国内另有一套官方数据:30年间,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了5.7倍;农村贫困人口从从2.5亿减少到2,000多万。将占总人口将近70%的农村人口剔除出去,只计算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倍数立即...

    Read more →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为何要改组?

    by  • December 3, 2006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最近,联合国正在着手创建新的“人权理事会”,以取代过去数年以自己所作所为让联合国深为蒙羞的联合国“人权委员会”。

    人权委员会堕落成暴政国家践踏人权的俱乐部

    近几年,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所作所为已经让世界许多著名的人权组织愤怒不已,指责声音四起。在巨大的道德压力下,联合国秘书长安南不能再保持沉默,先是于2004年指派一个高层小组调查,这个小组于2004年12月发布一个报告,指出人权委员会的各种失误损害了联合国整体的名誉,导致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合法性存在问题。

    这个由联合国秘书长安南指派的小组认为,美国和许多欧洲国家多年来指责,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成员包括...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