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权利意识’

    中国社会底层有无“阶层意识”?

    by  • October 1, 2013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夏俊峰被处刑前后,国内微博与国外推特的气氛,有如2011年突尼斯小贩自焚之后的阿拉伯网络世界。一个观点在悄然流行,那就是当局“挑起社会底层人之间的相互诋毁与残杀”,根据是被夏砍死的两位城管也同属社会底层。

    这种激昂悲情气氛,我在网络世界已遇到好几次,它始终无法化为现实世界的政治动力。为什么?以下是我多年对这一问题的思考。

    *社会底层是一个利益整体吗?*

    “挑起底层相互残杀说”其实是个误判,城管是底层,但他们的身份是体制内“执法成员”,殴打夏俊峰时依仗的是权力。这个事件之所以成为一个牵动中国社会的大话题,就在于事件的性质是权力...

    Read more →

    俄罗斯的希望:中产阶级权利意识的觉醒-“六四天安门事件”23周年反思(二)

    by  • June 14, 2012 • 世界与中国 • 7 Comments

    中国近些年的外交有个特点:西方尤其是美国对中国如果有任何“不友好”的行动,中国政府必然提出强烈抗议;但俄罗斯对中国再“不友好”,比如俄国的中国威胁论时时泛起;中国商人及在俄侨民经常受到不公正不人道的待遇:与俄罗斯的能源合作一波三折,中国经常遭到俄罗斯经常单方撕毁协议的羞辱,等等,但中国政府对此基本低调处理。中国媒体对这类事件也视而不见。在对待普京及西方各国元首的态度上更是泾渭分明,对西方国家首脑及政府丑闻从来不吝笔墨,对普京则除了赞扬,基本不加批评。

    普京何以得到如此礼遇?原因无它,只因中国政府将普京及俄罗斯视为反民主盟友。放眼滔滔世界,北京觉得很难再找到与自己如此相似的同...

    Read more →

    “面包契约”为何失灵?

    by  • June 16, 2011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中国各阶层权利意识的觉醒与多层次的利益诉求

    自5月下旬以来,中国群体性事件多发。从内蒙古这类少数民族聚居区直至经济发达地区广东均有发生。从内蒙古的环境维权到工人讨要欠薪,诉求纷繁复杂,有的完全是与参与者本身利益无关的泄愤型事件,如广东增城的群体性事件;还有的则纯属“向社会复仇”。但推根溯源,基本缘起于政府权力对民众权利的剥夺及压迫。

    黑暗专制的挛生兄弟:暴政与“暴民”

    与去年发生的多起“屠童案”这类无定向报复性暴力案件相比,今年这些复仇“向社会复仇”的案件有两大特点,一是直接针对政府,比如江西抚州市钱明奇连环爆炸案,利川千人包围检察院抗议被双...

    Read more →

    突尼斯革命缘于民众权利意识觉醒

    by  • January 27, 2011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对西方世界来说,突尼斯发生的“茉莉花革命”实属不期而至。根据西方媒体的解说,导致这场革命发生的原因主要有三点:经济困难导致的高失业率、腐败、总统本·阿里的独裁。这只革命“蝴蝶”扇动的风不止吹皱了埃及等非洲国家的一塘春水,远在亚洲的中国对这场革命的反应更是异乎寻常地强烈,只是在朝在野观察这场革命的角度完全不同。

    发展经济并非建构政治合法性之途

    先说中国民间社会的反应。此次突尼斯革命的导火线是一个小贩(身份是失业大学生)自焚。而中国人这几年面对因各种原因而自焚的同胞几乎陷入麻木状态,失业率高达27%,远高于突尼斯的13.1%。面对突尼斯革命,渴望民主自由的中国人所...

    Read more →

    构成人权的各项基本权利应处于平等地位

    by  • May 25, 2006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最近两三年,是中国人权利意识逐渐苏醒之时。而由于每个人所处的阶层很不一样,从自身出发考虑并申张权利之层次,自然也很不一样。

    对于失地农民来说,要求合理解决其附着于土地之上的各种权利自然是头等大事。失地农民在中国高达6,000万之巨,这个群体现在最迫切的要求是生存权利,以及他们申张生存权利时必不可少的结社权利。与他们境况相仿佛、因而权利要求也相仿佛的还有下岗工人。这些无权者加起来,至少有一亿几千万人。

    中国的知识分子群体要求的当然不再是生存权,因为他们的生活大多早已进入小康,部分已经奔往富裕。对于这个阶层来说,目前最紧迫的事情自然是言论自由、出版自由与新闻自由。...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