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欧盟’

    媒体札记(2):ISIS的意识形态之魅

    by  • November 26, 2015 • 世界与中国 • 1 Comment

    何清涟

    毫无疑问,19-20世纪是西方世纪,是西方先后用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征服世界的世纪。ISIS出现之后,让西方最为尴尬的是:ISIS立国之后,其圣战士不少来自欧盟国家。最莫衷一是之处则是如何对待ISIS,这究竟是一个恐怖组织还是一个人类社会从未出现过的恐怖国家?它的横空出世,到底是一班疯子的聚合,还是意识形态的强力粘合?

    欧洲青年奔赴ISIS并非因为贫穷与失败

    据英文维基百科的统计,截至2014年9月,约有2600-4000名欧洲人加入了叙利亚战争,其时,ISIS的圣战士才只有20000–31500 名。欧洲文明养育的穆斯林二、三代成了圣战士...

    Read more →

    媒体札记(1):巴黎恐袭,欧盟大同梦碎

    by  • November 26, 2015 • 世界与中国 • 1 Comment

    何清涟

    近一向有关伊斯兰国的各种新闻如海潮般汹涌,关于伊斯兰国想要干什么,一些欧洲青年为何像朝拜圣地一样,前往这个新立了“哈里发”的“国度”,还需要时间沉淀,但有些大事却已经非常明确地预示了欧盟本已岌岌可危的前途。

    反恐四国联军即将形成

    欧盟各国的难民潮让人担忧。11月13日的两条新闻,让人对欧盟主要领导人的判断能力发生怀疑。

    被德媒称为“迷雾女王”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接受德国二台采访时,表示继续坚持自己的难民政策,并宣称“一切尽在掌控之中”。几个小时之后,她在难民政策上曾经的盟友、法国总统奥朗德却因11.13巴黎系列恐怖袭击事件而焦...

    Read more →

    难民潮:在国际道义与国家利益之间的困境

    by  • September 8, 2015 • 世界与中国 • 1 Comment

    何清涟

    欧洲的难民问题,正将以“欧洲大同”为目标的欧盟“一家亲”搅得争吵不休。德国彰显接收难民的国际人道主义姿态,引起其他欧盟国家的反对与批评。对欧盟各国的政治领导人来说,面临的其实是:彰显国际道义与顾全本国国家(公民)利益之间,如何平衡?欧盟内部已经意识到:难民问题的挑战将比希腊债务危机更严重。

    难民份额分配引起欧盟分裂

    久拖未决的叙利亚难民问题终于在2015年9月上旬获暂时解决。欧洲三个大国决定施行“持久的、强制性的”难民份额分配计划,由几个大国分摊难民配额。德国政府最积极,一次性开放边境让两万余难民入境,德国政府副总理兼经济部长加布里尔(S...

    Read more →

    哀希腊:希腊缘何成为“奶瓶”国家

    by  • July 12, 2015 • 世界与中国 • 1 Comment

    何清涟

    希腊的公投是人类进入20世纪这一“人民的世纪”以来最魔幻的一场人民秀。这场秀并未帮助希腊摆脱困境,反而让外界看到希腊的不堪:一,希腊依靠举债度日,被人民视为理所当然,债权国要求希腊同意节约和改革后继续借债,居然被希腊总理与财长斥责为“敲诈勒索”与“恐怖主义”;二、希腊政府不守规则和国际赖帐行为,获得本国人民高达61.31%%的民意支持。

    世界皆知,20世纪是“人民的世纪”,这个世纪形成了一条规则,即“人民永远是对的”,民意不可逆。但希腊此次的“民意”到底应不应该顺从?从短期看,关系欧元区的安危与未来;但从长期来看,其实关系到希腊自身的命运。

    <...

    Read more →

    中国到底有没有拯救欧洲的能力?

    by  • November 3, 2011 • 世界与中国 • 8 Comments

    近半年多以来,中国将投资拯救欧盟的预期,成为支撑欧元市场的重要信心支柱。10月28日,经过欧盟方多方游说之后,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傅莹正式宣布,“不存在中国救欧盟”的问题,这个热议了几个月的话题终于尘埃落定。既然北京已打定主意不当拯救欧洲的“白衣骑士”,萨科齐等欧洲国家领导人必须放弃幻想,依靠自己渡过难关了。

    中国这次不出手“拯救欧洲”,我认为对双方都有益处,理由有二,一,于欧盟来说,内部问题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欧盟诸国那令国民不工作也能舒适生活的高福利制度,既使本国人民丧失了工作动力,也使企业及工作者税负非常沉重,早就成了一个必须动手术的脓疮。只是欧洲政坛大多是善于分钱的左...

    Read more →

    欧盟各国的烦恼:同床异梦

    by  • May 3, 2004 • 未分类 • 0 Comments

    4月下旬,正值10个新成员国加入欧盟前夕。尽管欧洲联盟会议主席普罗蒂(Romoro Prodi)在回答《华尔街日报》记者的提问时持高度乐观态度,但笔者在近20天的欧洲之行中,却很少感受到这种乐观气氛。相反,一些经济状况较好的国家如德国的国民,不少竟由此联想到了“东西德统一后遗症”,颇感忧心忡忡。由于德国是欧盟资金的最大贡献国,这次又将成为欧盟东扩的最大利益受损者,出于对未来的担心,德国总理施罗德竟然压抑不住地用“粗鲁方式”表示(西方报纸用语):新加入的欧盟成员国不应该模仿“爱尔兰模式”,用低税率来吸引他国投资;新成员国不应该得到欧盟的金融支持,除非他们提高本国的税率。 然而施罗德要求统一...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