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环境污染’

    “明君期盼递减”现象的背后

    by  • June 14, 2014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习李执政以来的政治管制比胡温时期更严酷,对这点海内外评价一致,但因其执政不到两年,很少有人从经济上去考较。最近,我在一次Calling节目中遇到两位听众,都强调经济上习李远不如胡温,其中一人举例说,温减免了农业税,农民都称颂不已,习李执政之后,老百姓没有得到什么实惠,连低保都没有提高,因此他周围的人认为习李不如胡温,有所“觉醒”。

    对胡温的幻想消失是在其执政十年的末期,习李执政不到两年。这种明君期盼递减现象的背后,与其说是底层百姓的权利意识觉醒,不如说是政府“花钱买安定”的资源严重匮乏,但上述比较实在过于简单化,完全没考虑两代领导人从前任接班时的“家底”。

    *...

    Read more →

    从2013“两会”话题的兴衰看社会脉动

    by  • March 7, 2013 • 中国观察 • 10 Comments

    察中国历年“两会”话题之兴衰,可观其后隐藏的政治脉动。假如某议案被重点讨论,就说明中共算承认自身患了此病,而且病得不轻;如果曾被热议的某议案忽然消失,不是此病治愈,而是此病成了政治集团的“公共病”,治不了,也不想治,因此该话题就从“两会”消失。

    今年两会上,红火话题是“环境污染”,被冷藏的话题是“痛治裸官”。这两个问题其实有着极其微妙的紧密联系。

    环境恐慌笼罩,“幸福中国”消失

    中国的环境污染,早就将部分地区的国人逼入绝境,全国数百个癌症村村民就是这一类不幸者。环境污染的部分数据,如全国地下水污染已达97%,癌症患者急剧增加等,出于政治需要在中央...

    Read more →

    国土整治需要有“道德律令”

    by  • December 18, 2012 • 国土生态 • 20 Comments

    中国的污染已成了人尽皆知却不得其详的“国家机密”。最近,《南方周末》发表一篇“‘不能说’的土壤普查秘密”, 将国土整治这个无法回避的问题呈现在世人面前。沿着这篇报道的相关信息翻查下去,我看到了一连串令人崩溃的信息。

    一、土地污染总体状况属于“国家机密”

    “不能说的土壤普查秘密”讲述了一个故事:2006年夏天,《全国土壤环境状况调查总体方案》层层传达到各地环境监测站,要求监测人员利用GPS指引,严格按照4×4平方公里的网格化方式采样。这场历时三年半的土壤污染调查,范围覆盖了除港澳台以外的所有省、直辖市、自治区的全部陆地,但调查的最终结论却秘而不宣。参与调查的专家...

    Read more →

    管控由“三P”变“四P”背后的信任危机

    by  • July 17, 2012 • 国土生态 • 12 Comments

    最近几天,据说国家环保局将通过一项行政立法,禁止民间环保自测。查其原因,应该是近年来环境冲突越来越频密地发生,土壤的重金属、空气里的PM2.5、看不见的核辐射时时威胁着国人的健康,环保人士或一些有钱人购买检测设备进行环保自测变得越来越普遍。为了不让国民因自测的“不科学”而变得多疑,影响社会安定,中国政府决定将环保数据发布权及解释权收归国有,2009年下发的《环境监测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将被通过执行。

    这意味着中国政治的管制重点将由“三P”转向“四P”,利用权力作后盾的信息垄断及信息欺诈将扩大到环境质量。

    如果要将近十多年中共政府的社会管控重点列出来,可以...

    Read more →

    威胁生存的中国发展方式

    by  • February 13, 2012 • 国土生态,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中国经济面临的困境,除了经济结构转型之外,还面临一个更严重的挑战,即发展方式的转变。这一转变包含两大内容,第一,中国的能源使用方式必须从高能耗模式转变为低能耗模式。第二,整治国土。首先是停止大量污染企业的运作,其次是从现在开始持续投放巨额资金,逐渐修复被严重污染的生态系统,让国人的食品用水恢复安全标准。

    由于中国有六分之一的耕地被重金属污染,许多农作物在生产过程中已遭遇镉、铅等重金属污染,这是一个必须单独行文专述的大题目,本文仅分析中国有无可能改变能源使用方式。

    政府介入使“环境库兹涅格曲线”失灵

    众所周知,国际社会曾热切希望中国积极调整能源结构...

    Read more →

    从大连PX项目看利益集团俘获国家

    by  • August 16, 2011 • 国土生态 • 17 Comments

    8月14日,中国大连市民集会要求福佳大化PX项目搬迁之事,再次将中国公众对PX项目的非议突显于公共视野。这次事件的台前幕后有几点尤其值得关注。
    一是政府不再在乎自身的诚信。大连市政府对此次事件的处理非常“机会主义”,只求用空头承诺将市民驱散,并不想真正解决。尽管央视与新华社报道都一致声称,8月14日当天大连市委、市政府决定该项目立即停产并将搬迁,抗议者闻讯散去。但据路透社8月15日报道,大连年产70万吨的对二甲苯PX工厂仍在正常运行,并照常接收来自伊朗与巴布亚新几内亚等供应方的石油船货(China’s Dalian Fujia plant runs normall...

    Read more →

    教授下跪、空气特供与政府责任

    by  • January 14, 2011 • 国土生态 • 0 Comments

    最近中外三则有关中国空气污染严重的消息,不仅让中国人看到了自己生存环境的不堪,更重要的是让人看到了中国政府的“社会管理能力”:在放弃环境监管责任的同时想方设法用特供保护自身安全,继续“射杀带坏消息来的人”。

    空气污染:各阶层人士共一国风雨

    面对严重污染之害的中国人,在食物方面,有权的可以依靠“特供”构筑食品安全,有钱的可花高价买个“放心”,但只有空气污染,似乎是贫富贵贱只能共一国风雨。

    11月1日,数十名长江大学教授先后湖北荆州市的区市两级政府门前下跪请愿,要求市政府取缔该大学校园附近造成严重污染的小钢厂。近年来这种因污染而引起的群体性事件多于牛...

    Read more →

    何清涟:2009年中国社会冲突状况

    by  • October 1, 2010 • 采访与演讲 • 0 Comments

    http://www.rfi.fr/actucn/articles/121/article_18684.asp

    作者 尼古拉

    发表日期 10/01/2010 更新日期 14/01/2010 01:06 TU

    岁末年初之际,本台《中华世界》专题,为大家请来了目前生活在美国的知名学者何清涟女士。何清涟女士于日前当选在海外选评的2009年中国百大公共知识分子之一。她在本次节目中要与大家一同就2009年中国社会冲突的状况进行总结,并做展望。就此,请听何清涟女士的分析。

    记者:何清涟女士您好!感谢接受本台采访,请问您能否为我们总结一下2009...

    Read more →

    告别GDP崇拜与国土整治

    by  • August 30, 2010 • 国土生态, 经济分析 • 1 Comment

    今年8月以来,中国GDP总量跃居世界第二这条好消息伴随着各种生态灾难接踵而至。表面上看,这两条消息似乎并无关联,但如果了解中国模式的特点,就很清楚在中国这两者如一枚硬币的两面,因为持续30余年的经济发展,恰好是以过度透支生态环境为前提。各种不期而至的生态灾难正向中国人发出警示:中国的经济发展已经失去了环境依托。

    GDP作为经济核算指标的几大缺陷

    中国将 GDP作为国民经济的核算体系,其功能主要是衡量经济规模的大小。由于中国的GDP崇拜带来诸多问题,近年来受到多方质疑,质疑的焦点是数字注水问题。但其用来衡量社会发展的几大缺陷却少有人提及。六年以前我在《雾锁中国》...

    Read more →

    2010年:环境维权将成为社会冲突的重点

    by  • December 30, 2009 • 国土生态 • 0 Comments

    湘江水涸,洞庭水枯;长江的严重污染与水位严重下降;巨资治不好“三河三湖”污染,纳税人千亿血汗钱打了水漂;环评领域成为腐败“高危地带”;河南民工张海超剖胸验肺之举,让国人意识到全国有64万尘肺病人存在,1,600多万家有毒有害企业造成2亿人受到职业病危害; ……2009年发生的这一切均昭示国人,2010年,环境冲突将承接近年来逐年上升之势,成为社会冲突的重点。

    中国GDP总量上升为世界第三的同时,是中国人失去了可以安全居住、工作的栖息之地。追根溯源,首先是政府那经济发展优于环境保护的发展方略;其次则是由法律、法规构筑的环保制度彻底失灵。

    环境维权近年渐成趋势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