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知识分子’

    读史札记(2):动物庄园是如何筑成的?

    by  • November 26, 2014 • 中国观察, 历史与文化 • 0 Comments

    何清涟

    《北平无战事》的人物结局很有意思,好几位深情吟颂过毛泽东那句对“新中国”充满期盼的话:“它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了的一只航船,它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它是躁动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的一个婴儿”,但最后这些人却在这艘“航船”即将靠岸时出走异国他乡,包括那位对上级、军令、职责均视如无物,独独对中共及周恩来向往不已的方孟敖。

    *期盼“新中国”的知识者与中共对其真实态度*

    一力促成方梦敖出走的是其姑父,即早在1927年以前加入中共、并在自己妻兄家潜伏了20多年的谢培东。谢仿佛预感到他这类“间谍”的功绩将不...

    Read more →

    帮闲时代:新左派对权力的曲意逢迎 ——中国知识分子建构自身与国家的关系之回顾(二)

    by  • July 27, 2012 • 学术思考 • 1 Comment

    2012年8月9日是谷开来案件开审之日,虽然有挺薄熙来的左派网民呼吁组团往合肥声援,但从公布的谷开来受审罪名来看,政治权斗与意识形态纷争的色彩从表面上已经消失得干干净净。

    由此带出一个问题: 90年代末期开始崛起的新左派,是否会在薄熙来失势之后淡出中国政治舞台?

    我的看法是不会。因为新左派最初是借助于权力的呵护而窜红,直到2010年中国出于外交战略的考虑,由一些高官出面否定了“中国模式”之后,这个团队才投靠左派的“精神首都”重庆。老左与新左试图以重庆为基地,实践所谓“社会主义3.0版本”。重庆薄督虽然政治上失利,但中国政治对左派与新左派的政治需要仍然强劲,这种...

    Read more →

    笔杆子-智囊-公知-帮闲——中国知识分子建构自身与国家的关系之回顾(一)

    by  • July 12, 2012 • 学术思考 • 1 Comment

    说明:本文涉及的“知识分子”,主要指热心于政治、社会事务并活跃于公共领域的群体,那些虽然依附在体制上、但只埋首本职工作的不计在内,因为他们从来未曾主动想过要如何建构自身与国家的关系。

    最近发生在吴法天身上的约架事件,起因是在什邡事件上,吴为党与政府做帮闲做得太过于无耻。让我不由得想起一个自己时常在想、却不想下笔的问题:中国的知识分子在建构自身与国家的关系上,走了一条什么样的路?

    一、从毛皮关系到精神独立的尝试     

    如果要为知识分子与国家之间的关系梳理一个大的脉络出来,大致可以这样概括:

    1976年以前的毛泽东时代,知识分子与中...

    Read more →

    精英自我定位弱势化的社会意涵

    by  • December 8, 2010 • 中国观察 • 27 Comments

    最近,《人民论坛》杂志一项调查显示,中国人的自我定位有弱势化倾向。认为自己是“弱势群体”的党政干部受访者达45.1%;公司白领受访者达57.8%;知识分子(主要为高校、科研、文化机构职员)受访者达55.4%;而网络调查显示,认为自己是“弱势群体”则高达七成。

    为了解释精英自我定位弱势化这一奇特现象,众多传媒采访了不少专家学者,请他们分析为何党政干部、公司白领等精英阶层都觉得自己“弱势”?解释繁多,择要述之如下:官员们觉得自己“弱势”,主要是因为官场竞争激烈,“不跑不送”就升不上去;知识分子是因为拿自身社会地位、经济收入与官员相比较而感觉“弱势”;公司白领则是因为职场竞争激烈...

    Read more →

    是谁把中国变成了“病梅馆”?

    by  • September 23, 2010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9月14日,《人民日报》旗下的《人民论坛》发表“关于‘战略知识分子研究’调查综述”,表达了目前中国政府需要何种类型的知识分子帮助其运筹帷幄,以维持政局稳定。

    既然要寻找“战略知识分子”,显然是既不满意现有的智囊群体,也不满意希望非暴力合作的“异议”知识人群体。从一般规律来说,人才的比率与人口基数成正比,十几亿人口的泱泱大国,为何会让当朝者产生如此强烈的人才饥渴?

    一、当局的利益奖惩机制与知识精英的附“势”

    “国难思良将”,这篇调查结果的公布可看作是中国政府张榜求贤的前兆。

    在任何国度,无论在哪一个阵营,知识分子都热衷于把意见或者利益...

    Read more →

    转型期知识分子面临的选择——兼答韩德强先生

    by  • November 16, 2000 • 程晓农文集 • 0 Comments

    在社会主义国家的制度转型期中,原有利益格局发生了重大变化,知识精英也因各自的选择不同而产生严重的分化。本人在去年发表的“当今社会四派精英之分疏”一文中曾提到,被标识为“自由主义”的学者可能因对权力资本化和社会公正的看法不同而分化。但该文却没有涉及一个当时已露头的问题,即高举左翼思潮旗帜并以与自由主义学者对垒的姿态出现的学人中,其实也正发生着严重的分化,其中一部分人对极权主义的看法和评价与现代左翼思潮的主流看法有越来越大的差距,他们实际上正自觉、不自觉地从左翼思潮的阵地上游离出去。而其中一些人最近的不当言论与当前在思想界压制部分知识分子的做法相呼应,让人联想到落井下石,这些人的做法显然有违...

    Read more →

    当今社会四派“精英”之分疏

    by  • October 20, 1999 • 程晓农文集 • 0 Comments

    中国目前同时在改革和发展两方面,都面临瓶颈。虽然政府投入了巨额资金去扩大基础设施建设,城市市容也有了明显改观,但是,越来越多的国有企业进无路(产品无销路、投资找不到方向)、退无门(一旦破产就让在职和退休职工失去依靠),经济萧条已经延续了差不多两年,政府几乎用尽了所有可能的手段,仍然无法重新恢复经济景气。

    表面上,社会舆论仍表现出一些乐观情绪,但这样的乐观含有相当大的侥幸心理和盲目性。人们或者是盼望着政府的景气刺激政策能一举扭转经济困境,或者是默默地期待着再出现一个九十年代那样的“机遇”,从而能轻而易举、不付代价地跳出改革的难关,然而,其实谁也不知道这样的企盼有何根据或基础;...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