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社会不公’

    “网络革命党”:由三重社会不公催生

    by  • June 8, 2017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郭氏推特革命”的主体,其实就是近十年来出没在中国境内外社交媒体上的“网络革命党”,如水无定形。其中大多数成员都以“马甲”出现。最初形成于“零八宪章”签署时期,历经艾未未维权,在2011年“中国茉莉花革命”期间后备受打击,陷入凋零状态。

    随着每年一半以上的应届大学生毕业即失业,“网络革命党”的人数越来越庞大。既然大都是失业、半失业青年(于建嵘称之为“底层知识青年”),让他们产生强烈社会仇恨的温床,当然是中国现阶段严重的社会不公。2015年7月,我曾在《革命的一只鞋已经落地》一文里,指出这些“网络革命党”从未消失,正处在“寻找领袖“的阶段。他们在“郭氏推...

    Read more →

    “举国体制”的资源错置与社会不公

    by  • September 2, 2008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北京奥运盛宴结束,中国终于用金山银海堆出了“金牌第一大国”,这很让中国政府受到鼓舞,于是官方人士放话,今后还要坚持体育的“举国体制”。因此,我想讨论一下举国体制的两大弊端:资源严重错置与社会不公。

    资源错置:教育、公共福利与奥运金牌孰轻孰重?

    先列举一组数据说明中国财政收入的支出流向。

    即使按中国政府对外公布且大大缩水的430亿美元(另一个北京奥组委顾问黄为透露的数据是5200亿人民币,计700多亿美元),这一投入也远远超出事关中国“百年大计”的教育支出,更是超过全国卫生支出――2007年,中国教育支出为157亿美元,卫生医疗支出为97亿美元。而...

    Read more →

    教育不平等造成的贫困代际传递

    by  • August 11, 2005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最近,两个调查报告将中国教育不平等问题推向公众视野。其中一个是《转型期中国重大教育政策案例研究》(以下称“案例研究”),另一个是北京大学“高等教育规模扩展与毕业生就业”。这两个正好反映高等教育的入口――升学,以及出口――毕业分配。前者反映的是受教育机会不均等,后者反映的是就业机会的不均等。

    尽管中国的基尼系数已经被人为凝固在0.4以上不再上升,但贫富差距的日益扩大却为人们深切感知。不过对中国贫困人口来说,最让他们痛苦的还不是贫困本身,而是他们的子女向社会上层流动的通道受阻。

    这首先体现在受教育机会的不均等。“案例研究”报告揭示,中国教育差距的严重程度比经济上的...

    Read more →

    利益的冲突——倾听不同的声音

    by  • March 30, 2001 • 读书与随笔 • 0 Comments

    我作为一位社会化的学者,我经常有幸接触到各阶层人士,并听到来自各阶层的不同声音。正是这些诉求各异的声音,使我深深触摸到这个时代正在发生的深刻变化。我真切地感到,这些声音引起的社会关注有大有小,原因倒不在于声音本身的高低,而在于发出声音的人背后的实力支撑。

    人类社会从来就是靠实力排座次。在国际事务中,各国完全凭借以武力、经济实力为主要内容的国家竞争力发言;在一国的内务中,各阶层则凭借其拥有的实力发言,这实力,既有他们在社会阶梯上拥有的政治权力,也有货币赋予的权力。与这两项权力完全无缘的阶层,其利益诉求则有可能被湮没在历史的滚滚烟尘之中。

    几种利益的诉说

    ...

    Read more →

    社会公正:中国的改革模式面临的挑战

    by  • January 10, 1999 • 程晓农文集 • 0 Comments

    目前,中国面临着两大问题,第一是经济改革徘徊停滞,第二是糜烂性腐败引起了越来越大的社会不满。在这两个问题的背后,实际上隐藏着一个在中国的改革模式中长期被忽略的问题,即单纯强调经济发展而忽视改革中出现的严重的社会不公现象,会不会最终妨碍中国改革的进一步深化,甚至直接危及政治社会稳定。现在看来,对这个疑问的回答似乎是肯定的。

    例如,目前国有企业改革中最困难的、社会阻力最大的难题就是如何对待下岗职工。在改革过程中,国有企业的经营状况每况愈下,越来越多的国有企业难以维持下去,只好通过裁员、下岗来压缩支出、降低成本,有不少企业甚至已经难以逃避破产倒闭的结局。但是,过去三年来大规模的下...

    Read more →

    一个世纪的飘泊──戊戌变法百周年祭

    by  • April 17, 1998 • 学术思考 • 0 Comments

    100年前,中国部分志士在“变法图强”的意念驱使下,开始了以变革政治体制为主要内容的“戊戌变法”,而这次变法的失败,中断了中国现代化进程的上层资源,从此以后,中国不可避免地开始了在现代化道路上的惶惑旅程。决定了中国百年飘泊历程的两个相关主题是“法统”(政治制度)和“道统”(意识形态)的创新。

    戊戌变法前的中国,除了面临西方列强的侵略之外,还有几个亟待解决的深层次社会问题:社会的过度不平等(包括政治、经济)、农业内卷化、人口过多、教育水平低下、政府的极端腐败。只是当时的思想家与政治家们没有适当的解释工具,将这些问题均概括为“积贫积弱”。由于对抗西方列强的侵略成为“保国保种”的...

    Read more →

    为经济学引回人类关怀

    by  • March 23, 1996 • 读书与随笔 • 0 Comments

    ——读《世界贫困的挑战》

    1974年,和本世纪最杰出的经济学家弗里德里希.哈耶克(Friedrich Von Hayek)共获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还有瑞典经济学家冈纳.缪尔达尔(Gannar Myrdal),他们获奖的理由除了“在货币和经济波动理论上的开创性著作”之外,还由于他们对“经济的、社会的和制度现象的内在依赖性”作出了前所未 有的精辟分析。哈耶克是自由主义经济学的泰斗,缪尔达尔则是新制度主义学派的始祖。缪尔达尔对经济、社会和制度现象之间的关系之所以能有如此深刻的洞察 力,和他长期在政界担任重要职务有关。1948年,...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