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经济增长’

    中国经济:是“诺亚方舟”还是“泰坦尼克”号

    by  • December 21, 2009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中国官方宣传对自身经济实力的认识与旁观者完全不同。官方宣传至今仍陶醉在自我安慰的快乐中:在世界深陷经济危机时,“中国制造”的“诺亚方舟”将拯救世界,是带领全球经济走出泥潭的“发动机”。而旁观者却已经在为中国房地产这个超大泡沫担心,认为中国政府用资产泡沫催动的非理性繁荣必将导致非理性萧条。

    由于房地产泡沫已经被讨论得够多,我想从更广阔的视角来讨论中国经济。由美国次贷危机引起的金融危机发生一年多以来,众多专业人士加以检讨,认为有五大因素阻碍世界经济复苏。这五大障碍是银行有毒资产(包含坏帐与风险较高的贷款)、银行监管缺位、大规模失业、世界经济结构失衡,以及一些难以预测的因素,如一...

    Read more →

    中国经济的软肋:三个不可持续

    by  • November 20, 2008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早在奥运之前好几个月,中国经济就险象环生,股市在下跌通道中惊险起伏,房市直线下跌,企业破产潮难以遏止。最让中国政府头痛的还不是失业人员骤增,而是财政收入连续几个月“跳水”。 尤其是房地产业的萧条,使支撑地方财政半壁江山近十年之久的“土地财政”濒临破产,各地政府不得不向中央政府发出“SOS”信号,求垦中央批准地方政府发行债券以渡难关,保证公务员的工资福利、教师工资等不致断流。

    重新包装的措施

    在此情况下,中国政府慨然许诺今后几年拿出4万亿拯救中国经济,并将以往实行过的种种政策重新包装成“十项大政”推出。其实这“十项大政”不是以往实行多年的旧政(如加快铁路、公路和...

    Read more →

    通向“奥威尔现象”的国度

    by  • February 3, 2005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美国两个机构于1月13日发布了两个内容不同的报告,正好立体地展现了中国观察家们的不同视角,但都指向一个结论:中国正走在通向奥威尔现象的道路上。

    先说第一个报告。

    美国全国情报委员会每五年发布一次全球未来展望报告,该机构在1月13日发布的最新报告预测,2020年的世界经济可能将比2000年扩大80%,平均收入也将激增50%。在美国仍保留全球经济大国和军事大国的地位时,中国和印度这两个世界人口最多的大国,将会成为两个经济大国。

    报告描绘了一幅让中国的民族主义者非常兴奋的图景:如果把二十世纪称为“美国人的世纪”,那么二十一世纪将是由中国和印度领导的亚洲...

    Read more →

    重新认识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与结果

    by  • June 30, 2003 • 程晓农文集 • 0 Comments

    自从90年代上半期中国经济经历了高速增长之后,政府采取的反通货膨胀措施达到了“软着陆”的目的,但1997年以来中国的经济状况越来越扑朔迷离。一方面,中国的经济增长率一直保持了7-8%的速度,远远大于西方国家经济繁荣时期的增长率,这似乎表明中国的经济情况十分良好。因此各国商界和中国经济界的多数人把这一现象看成是中国经济“一枝独秀”。但另一方面,中国的市场价格连续几年全面下跌,失业率大幅度上升,这些宏观经济指标又明显标志着中国经济似乎正处于萧条状态。因此也有一些人对中国经济是否真有那么好表示怀疑。更令人困惑的是,无论是宏观经济学还是比较经济制度理论,都无法解释目前中国经济这种似乎充满了矛盾的...

    Read more →

    中国的经济能否摆脱低增长的困扰?

    by  • March 10, 2000 • 程晓农文集 • 0 Comments

    在中国,每年的人代会期间,对经济形势的评价都会成为政府宣传和官方媒体报道的一个中心。今年与往年不同的是,宣传形势良好的“主旋律”不再是唯一的声音。自去年年底以来,国内有部分经济学家开始比较坦率地公开发表文章谈论经济萧条问题,他们承认,从种种迹象和现实可能条件来判断,今后几年内中国的经济似乎很难恢复繁荣,已持续了两年的经济萧条可能会延续下去。当然,还有一部分经济学家是习惯于唱“主旋律”的,他们认为,中国目前仍维持着百分之七的经济增长率,比大部分发达国家都高,因此,中国的经济形势正常良好。那么,对中国来说,经济增长率在百分之七上下徘徊,倒底是高增长还是低增长?这样的增长率究竟意味着什么,中国...

    Read more →

    繁荣从何而来?──中国经济现状和趋势的分析

    by  • June 30, 1996 • 程晓农文集 • 0 Comments

    在人类迈向下一世纪之际,中国出现了经济繁荣,越来越多地吸引着世界的注意。中国的经济前景已经不再只是中国人关心的问题,而日益成为各国关注的一个焦点,很多与“中国热”利益关联的企业或团体期盼着中国经济的持续繁荣。国际商界的“中国热”推动新闻媒体更多地关注中国经济,而媒体发出的一系列相当乐观的报导又反过来为“中国热”加温。经济繁荣已经出现了,为什么还要研究“繁荣从何而来”呢?因为,不懂得繁荣从何而来,就不了解繁荣能否持续下去。

    九十年代开始以来,中国顺利成功地走出了一九九零年的经济萧条,实现了经济的快速稳步成长,城市居民收入倍增,消费品市场繁荣,外资踊跃进入中国。中国的《亚太经济...

    Read more →

    维持稳定与深化改革:中国面临的抉择

    by  • April 30, 1995 • 程晓农文集 • 0 Comments

    中国在本世纪最后几年中面临的两大难题是维持稳定和深化改革。这两个政策目标有一致之处,改革不深入就难有长久稳定;但两者也有矛盾,不触动既得利益就不可能深化改革,而触动既得利益又可能动摇稳定。几乎可以说,今天中国的民众、精英比以往更关注政治、经济的稳定,“中国不能乱”的说法相当深入人心。中国的亚洲近邻和西方的主要大国也无不希望中国能保持稳定,避免动荡。然而,要了解如何才能稳定,首先要明白中国改革以来稳定是如何维持的,而这个问题恰恰是国内国际学术界不常讨论的。本文将从剖析这个问题入手,运用西方的苏联问题学者提出的一个概念──“社会契约”,来解释中国改革中的稳定的实现机制,以及这个机制的制度、经...

    Read more →

    增长、稳定及其代价──市场社会主义支配下的中国经济

    by  • February 27, 1994 • 程晓农文集 • 0 Comments

    一九九二年以来,美国、西欧、日本等发达国家的经济陆续步入低谷,中国却以其经济的高速增长和活跃的商业机会吸引了世界的注意。一些敏感的记者大胆乐观地预测未来中国的增长潜力和国际地位。作为一个改革中的原计划经济国家,中国不仅避免了俄罗斯目前那种经济困境,甚至拥有比此刻东欧各国都要好的经济表现:高增长、高收入、城市的低失业率。能不能从中国目前的局势中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中国走了一条改革的捷径、中国经济从此即步步青云、直追东亚四小龙?无疑,这会是一个可能引起广泛争论的问题,而焦点之一则在于如何估价经过十五年改革后形成的新经济体制。

    中国的经济改革至少有三个方面的成就可以得到公认,第一是...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