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统计数据’

    被“数据迷宫”绕晕的北京

    by  • July 15, 2011 • 中国观察 • 21 Comments

    话说中国的数据迷宫,其实并非海外“反华反共势力”营建,而是北京自个倾力倾情打造。不幸得很,近年来北京营造的数据迷宫,越来越不能迷惑住外国人与本国国民,倒是官府自身经常被那迷宫折腾得晕晕忽忽,温家宝总理至少被绕晕过好几次。

    先说刚发生的事例。6月24日温总理在英国《金融时报》上撰文称,中国已成功地遏制国内通胀,抑制住价格压力。此论让温粉们兴奋了十余天之后就高兴不起来了。7月9日,国务院下辖的国家统计局公布,6月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涨6.4%,创近三年来新高,显示在货币紧缩政策之下,通货膨胀触顶过程仍在继续——国家统计局这一数据否定了其上司温相此前的对外宣告。

    ...

    Read more →

    莫将统计数据当作宣传工具

    by  • May 14, 2009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今年网民针对中国统计数据的质疑可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枯燥无味的统计数据之所以成为“公众话题”,不是因为这些统计数据鼓舞人心,而是这些数据透出的明显虚假。

    第一波质疑针对国家统计局,因该局2月26日公布的2008年全年税收总额与财政部税政司公布的全年税收总额相差3,600多亿元;第二波质疑针对4月9日该局公布的2008年城镇职工平均收入2.9万元,民众大都感到这一平均收入明显高于自己及周围人群的实际收入;第三波质疑针对去年四川大地震中死难学生的数字迷宫。仅谭作人、谢贻卉的《公民独立调查报告》报告中,就指出四川省教育厅曾公布过三套不同的统计数据,这还不包括四川省常务副省长魏宏...

    Read more →

    中共统计数据造假的鼻祖:毛泽东的“两本帐理论”

    by  • February 26, 2009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最近,中国政府与海外媒体路透社在打一场“口水仗”,起因是路透社上月发表一篇文章“中国统计数据迷雾重重,经济学家不知所措” 。该文提到,中国的统计数据就像“包裹在谜团之中的一个谜语”,尤其是2008年第四季度经济数据,令人如堕五里雾中,因为“广义GDP数据与潜在名义增长趋势不相符”。该文引用多位外国经济学家的看法,提到“对中国经济数据的解读要留有馀地,而且不是一点半点馀地”,因为“这些数字可能被政府操纵”。

    路透社这篇文章发表于1月22日,从2月6日开始,中国方面的反驳陆续开始,先是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亲自上阵,称“对国内生产总值(GDP)进行修订是国际惯例,国际上对中国统计...

    Read more →

    就“世界工厂中的劳工现状”一文引王炼利女士资料一事给王女士的回复

    by  • July 28, 2008 • 学术思考 • 0 Comments

    尊敬的王炼利女士:

    您好。由于朋友的提醒,在您的博客上看到您2008年7月26日给我的公开信,“何清涟女士,‘人均年报酬266元’不是我的研究结论”。非常高兴看到这封迟到一年半之久的“回复”。我想,无论如何还是有必要从两方面谈谈这件事情,这对今后的相关研究是有益处的。

    第一,关于征引您的资料问题。“世界工厂中的劳工现状”这篇文章,是多年来断断续续搜集资料写成的。您那条被广泛征引的资料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按我查证资料的惯例,我反复在网上查阅,但没查到原始出处。我只能猜想这是印刷文本,有人看到后加以引用。为了核实并想了解更多的详情,比如266元在人均欠薪中所占比例...

    Read more →

    中国统计数据的重重迷雾

    by  • December 20, 2007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最近,总部设在瑞士日内瓦的国际人权组织“住房权利和驱离中心”把2007年“迫害住房权奖”授予中国政府,指责北京为了筹办2008年夏季奥运会,迄今已经强行迁移了大约125万户居民,平均每个月有约13,000人的住房被强制拆除――2005年,这个人权组织曾将首届迫害住房权奖授予中国政府,并指出,近十年来,中国有370万城市居民因政府强制拆迁而失去了住房。

    对北京强制拆迁侵犯人权提出批评的组织虽然很多,但对失去住房的拆迁户做出统计估算的却只有这个组织。尽管北京经常传出拆迁户以死相抗的消息,但中国当局一直否认北京居民遭到强迫拆迁和种种不人道待遇,并指责该人权组织所说的迄今为止北京有...

    Read more →

    日本SAPIO杂志的采访(2005年3月3日)

    by  • March 3, 2005 • 采访与演讲 • 0 Comments

    1) What kind of propaganda strategy does the Chinese Government use regarding media control, fabrication of statistics and remarks by high officials?

    (译文:)在控制媒体、编造统计数据方面,中国政府用的是什么样的宣传策略?

    何清涟答:这个宣传策略第一个特点是在谎言里混杂着部分事实真相。在控制媒体方面,由于现在进入网路时代,新闻报道已经不能象以往那样,不喜欢某一事件,就对该事件表示沉默,或者采取骂战的方式,因为那很...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