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维稳’

    中国基层政府的“维稳疲劳”

    by  • July 12, 2013 • 中国观察 • 2 Comments

    何清涟

    尽管中国“维稳”在中国已成为一根粗大的新兴产业链,为不少政府官员及其亲属提供了利益分配机会。但由于基层政府身处政府权力与民间冲突的第一线,无论从经费投入、还是基层官吏的承受力,对无止无休的维稳都已疲于应付,多种迹象表明,基层官员普遍产生维稳疲劳、基层政府则陷入财政疲劳。

    基层官员的“维稳疲劳”

    数年前我曾总结过,中国的经济发展与社会反抗类型呈同构现象,中国经济的增长依赖房地产与石油重化工业、矿产等资源性行业,社会抗争也就集中在这几大领域: 第一类是土地维权,在城市里是住房拆迁,在农村里则是征用土地;第二类是环境维权,因为重化工业等资源性行...

    Read more →

    中国维稳面临的财政压力

    by  • February 3, 2013 • 中国观察, 学术思考 • 2 Comments

    http://www.hrichina.org/cn/crf/article/6413

    日益频繁的社会抗争事件,以及经济不景气,不仅使各地政府财政捉襟见肘,也使中国政府的维稳面临经费严重不足的境地。

    “维稳”的庞大支出

    从20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由于中国各地政府对资源过度抽取,导致民间社会反抗直线上升,群体性事件逐年增长:2005年为8.7万起,2006年超过9万起,2008年为124,000起,2009年高达28万起。

    中国的社会反抗类型由中国的经济增长模式特点所决定。中国经济的增长依赖房地产与石油重化工业、矿...

    Read more →

    中国财政两大漏斗:维稳与军费

    by  • September 24, 2012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目前,第四代领导集体经营十年的中国各种隐患毕显。国内,经济萎缩、社会矛盾繁多;国际事务上,与邻国领土争端不断。过去十年形成共识的治理经验是对内“花钱买平安”,对外“外援换友谊”。

    令第五代焦心的是:不仅今年各地财政告急,以往为财政下蛋的最大母鸡(土地财政)也不再下蛋。另一方面,维稳与军费这两笔硬开支却一点也不能少。

    维稳:不能承受之重

    中国官方的统计数据显示,在“维稳”经费开支中,中央与地方之间大概维持三七开的比例,中央承担30%,而地方承担70%。

    地方政府在“维稳”开支中存在着明显的地区差异,越是发达地区,维稳经费投入越多。在过...

    Read more →

    解读“公共安全账单”

    by  • May 17, 2011 • 中国观察 • 21 Comments

    仔细读完《财经》杂志5月9日的文章“公共安全账单” (http://magazine.caijing.com.cn/2011-05-08/110712639.html)之后,想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谁是中国“公共安全”的最大破坏者?

    这篇文章做了大量调查,再加上身处中国之内,作者与杂志对这一个敏感话题自然会加倍小心,数据是可靠的,结论是审慎的。公共安全支出超过军费勿庸置疑。该文对支出特征的概括如下:

    第一大特征是公共安全支出预算主要与国家暴力机器相关。在2011年6244.21亿元公共安全支出预算中,武警、公安、法院、司法、缉私警察五大类的预算额度即达到 506...

    Read more →

    面对中国未来前景的惶恐

    by  • April 21, 2011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北京通过艾未未被捕事件向世界发出了强烈的信号:在中国将不再容许任何批评声音及反对者存在,即使这种批评与挑战只是以戏弄的手法消解中国极权统治自诩的神圣性,当局也绝不容忍。无论是北京当局,还是中国的精英阶层,抑或是希望中国成为“国际社会负责任成员”的西方国家。艾未未事件的发生,迫使各方都不能再依靠幻想继续安抚自己。但面对中国的现实,上述三方与其说胸有成算,还不如说都感到惶惑甚至惶恐,因为三方当中,没有任何一方清楚中国的前景将是什么。

    北京统治者的惶恐

    从拥有的镇压力量与压迫人的权势来看,北京似乎很强大。但此时此刻,将毛泽东发明的“纸老虎”一词送给北京政府,应该说恰...

    Read more →

    行将走到尽头的“维稳”与“维权”

    by  • February 25, 2011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亦真亦幻的中国2.20茉莉花革命之后,一个不可回避的现实摆在中国人的面前,那就是政府的维稳与民间的维权均已走到尽头。对于政府来说,高压维稳只是最糟糕的一种延续其统治的方式而且难以为继;对于民间来说,局限于保护私权利的维权活动,不仅未能如预想的那样为维权者换来活动空间,反而一古脑被当局视为危险人物而加以拘押迫害,成为权利被严重剥夺的高危人群。在此情况下,再坚持认为维权能够为中国民主化道路开辟一条道路,只能说是有意对现实视而不见。

    不可能获得最终胜利的维权活动

    中国的维权活动大概发韧于2003年左右,孙志刚事件曾给予维权人士极大的鼓舞。关于中国维权活动被迫自我设限...

    Read more →

    中国茉莉何时才会绽放?

    by  • February 24, 2011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北非与中东的第四波民主化大潮还在持续发酵,一个横亘在世界及中国人心头的问题就是“茉莉花革命什么时候轮到中国?”抱有这一疑问的当然不止是中国民众,还包括中国政府。由一条推文引发的亦真亦幻的“2.20茉莉花革命”,既让世界看到了中国政府那用黄金浇铸的超强维稳能力,也暴露了中国政府那草木皆兵的脆弱心态。

    中国与中东北非的异同

    突尼斯与埃及人民要求统治者下台的理由,中国人看了相当眼熟。如果就经济状况而言,2010年中国人均GDP为3400美元,人民起而反抗的北非中东国家当中,只有埃及、也门两国低于中国。抗争最激烈的利比亚高达11852美元,突尼斯、约旦、阿尔及尼亚等国...

    Read more →

    中国政府“维稳”思维的逻辑盲点

    by  • July 1, 2010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近几年来,“维稳”不仅成为中国政府天天念叨的“二字经”,也衍生为一个日益庞大的产业。附着在这条粗大产业链条上的从业者,除了正宗的专政工具公 安(国保)、武警、国安之外,还有为数庞大的官僚体系编制之外的保安、“五毛”与线人等。维稳费用更是高昂,据说2009年用于内部保安的预算高达 5140亿元人民币――虽然未公布这些费用的具体投向,但根据常规,公安、武警等这条产业链上的“编制内”养人费用不会计算在内。中国的学术研究也因此多 了一门中国特色的研究,即维稳课题研究。

    但中国政府的“维稳”思维存在一个被有意忽视的逻辑盲点,即中国当前社会矛盾的总根源就是政府权力肆虐与民众权利被褫夺,...

    Read more →

    中国政府“维稳”思维的逻辑盲点

    by  • July 1, 2010 • 学术思考 • 0 Comments

    近几年来,“维稳”不仅成为中国政府天天念叨的“二字经”,也衍生为一个日益庞大的产业。附着在这条粗大产业链条上的从业者,除了正宗的专政工具公安(国保)、武警、国安之外,还有为数庞大的官僚体系编制之外的保安、“五毛”与线人等。维稳费用更是高昂,据说2009年用于内部保安的预算高达5140亿元人民币――虽然未公布这些费用的具体投向,但根据常规,公安、武警等这条产业链上的“编制内”养人费用不会计算在内。中国的学术研究也因此多了一门中国特色的研究,即维稳课题研究。

    但中国政府的“维稳”思维存在一个被有意忽视的逻辑盲点,即中国当前社会矛盾的总根源就是政府权力肆虐与民众权利被褫夺,中国政...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