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美国之音中文博客’

    “民工荒”现象背后的两大问题

    by  • May 10, 2012 • 经济分析 • 7 Comments

    现阶段,中国这个第一人口大国在就业上面临两个看起来相互矛盾的问题,第一个是“民工荒”,不少代工企业在用工旺季无法招足工人;第二个是已长达十余年的大学生就业难。这两个问题的并存揭示了中国产业结构与劳动力结构存在的严重缺陷。本文分析民工荒现象背后的两大问题。

    第一,中国的企业必须改变以往那种只使用劳动力黄金年龄段的奢侈模式。

    就我所知,对劳工体能要求强但技能要求低的代工企业,在中国一向只使用劳动力一生中的青春时期。在民工潮涌现的上世纪,沿海的代工企业的招工广告上往往写着不超过25岁,有的还要求“未婚”。我曾向招工者问及原因,是因为工厂经常需要加班,这种加班往往是每...

    Read more →

    中国经济:纵火与消防的循环(一)

    by  • September 22, 2011 • 经济分析 • 7 Comments

    最近半年,我几乎不再多谈中国经济,因为中国的经济的方方面面多年来已经反复分析过,再谈已了然无趣。比较有意思的是,即使职在管理中国经济的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近一年多以来,热衷谈的也是政治而不是经济。

    温总理不谈经济谈政治的背后

    从去年温相在深圳开谈“政治体制改革”,到今年6月27日在英国皇家协会发表“未来中国的走向”演讲,提出“真正的民主离不开自由。真正的自由离不开经济权利和政治权利的保障”;再到今年9月14日温相在大连出席夏季达沃斯论坛举行的企业家对话会,不谈经济谈政改,而且具体化为“五点”。尽管一次比一次的内容更具体,却没有为他赢来更多的掌声。因为人们清楚地知...

    Read more →

    中国为何会产生“骆家辉现象”?

    by  • September 19, 2011 • 世界与中国 • 27 Comments

    写下这个题目,是想告诉我的同胞们,骆家辉先生从其可能成为美国驻华大使那一天开始,中文世界里“为伊颠狂”的文字全是中国人自个的心结(或者心魔)所致,与美国白宫并无瓜葛。因为无论是中国方面暗中猜度华裔任美驻华大使将有利于中国对美外交,还是《光明日报》发表“警惕骆家辉带来的美国‘新殖民主义’”这种“大彻大悟”的文章,都好有一比,即中国那句有名的禅语所说,“风未动,旗未动,是尔等心动”。

    这话我揣在心里好多年了,也知道问题发生在哪里。问题发生在北京的“文化中国”战略。至今被中国尊为座上宾的哈佛某著名华人教授,多年前给北京献上一策,要好好利用海外华人的力量,用中国特有的文化价值观比如...

    Read more →

    911事件十年祭

    by  • September 13, 2011 • 未分类 • 14 Comments

    今年是911事件十周年。回过头来看当年全球左派的预言——911事件是美国这个“新罗马帝国”走向衰落的开始,可以说他们高兴得过早了。这十年美国确实经历了“二战”以来少有的艰难,但终于赢得了反对恐怖主义的战争。从人类文明的发展进程来说,这不只是美国的胜利,而是以美国为代表的普世价值的胜利。

    这一胜利如同我在“‘文明的冲突’今后将如何发生?”一文中所说,人民权利意识的觉醒是今年“阿拉伯之春”的主要动力。由于权利意识是西方文明独有的,这表明所谓“文明的冲突”将由反恐战争转化为独裁专制国家的内在冲突,即人民要求权利与统治者固守权力的斗争。

    作为一位中国知识分子,在911...

    Read more →

    Global Times 与《环球时报》的阴阳脸

    by  • August 20, 2011 • 传媒观察 • 22 Comments

    本文标题所谈的不是两家报纸,而是一家,并且是被北京赋予“对外塑造国家形象、争夺话语权”的重大外宣使命,对内弘扬“全世界都嫉妒我们好”的媒体重镇。我之所以要专为这张报纸写篇文章,乃是因为最近该报再度发生了被国内媒体同行称为“报格分裂”的事情:2011年8月9日,在Global Times上出现的Exclusive:Ai Weiwei breaks his silence (作者Liang Chen),就未曾出现在《环球时报》上。

    也就是说,承担外宣使命的Global Times需要通过对艾未未的采访,向世界释放一些符合中国政府需要的信息,表明艾未未现在已经可以“自由发言”了,...

    Read more →

    紫藤庐的故事

    by  • June 30, 2011 • 读书与随笔 • 30 Comments

    最开始知道紫藤庐这处所在,是从老友朱学勤90年代中期一篇散文中。那时,学勤介绍的重点是紫藤庐老主人周德伟先生——一位曾师从哈耶克、既秉承儒家道统、又以弘扬西方自由主义经济思想为己任的践行者所写的一副对联:岂有文章觉天下,忍将功业苦苍生。

    朱学勤对这副对联的引用与感悟,让大陆知识分子开始了解紫藤庐及其主人。不少知识人访问台湾,必去紫藤庐一游,各种介绍周德伟思想的文章渐渐多起来,我也开始知晓紫藤庐的点点滴滴。这所邻近台大的日式建筑是国民政府迁台后分配给时任海关关务署长的周德伟先生的官舍,因其院落内种有几株紫藤树而得名。紫藤庐老主人周德伟先生的特立独行,南京的邵建先生已多次提及,...

    Read more →

    “中国概念股”与中国特色

    by  • June 21, 2011 • 世界与中国 • 91 Comments

    在美国股市上热闹了好几年的“中国概念股”由于“账目疑云”等问题被揭露,终于成了欺诈的象征。

    以下是“中国概念股”的凄惨现状:3月以来:24家在美上市中国公司的审计师提出辞职或曝光审计对象的财务问题,19家在美上市中国公司遭停牌或摘牌。美国经纪商盈透证券(Interactive Brokers Group Inc.)已禁止客户以保证金方式买进部分中国公司股票。据报道,被列入禁买名单的中国公司多达130多家,其中大部分是去年以来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中小公司和网络概念公司。即使未被列入上述禁买名单的“中国概念股”,受此打击,目前在美国股市上大多也处于气息奄奄之状。

    ...

    Read more →

    卡扎菲挨打,北京缘何心痛?

    by  • March 28, 2011 • 世界与中国 • 246 Comments

    法英美等西方国家空袭利比亚之后,中国的宣传忙于强调:利比亚的冲突是“内乱”,属于该国的内政;西方国家是为了石油,以人权之名干涉利比亚内政,不具有任何道义优势。双方是大流氓打小流氓。凤凰网甚至推出一篇“美利血仇对抗史:30年还是300年”,将美国与利比亚的仇恨上溯至18世纪末利比亚这个国家诞生之前,其时并不强大的美国被迫与生活于今天利比亚土地上北非海盗签订的《的黎波里条约》,每年向缴纳贡金100万美元这一“旧恨”。

    在残暴不讲理的独裁政权眼里,所有政权的行为都与它一样肮脏。中国与利比亚包括阿拉伯联盟、非洲联盟许多独裁国家的关系就建立在只讲利益、不讲任何人权、道义原则的基础之上...

    Read more →

    遇罗克:中国的普罗米修斯

    by  • March 2, 2011 • 中国观察 • 49 Comments

    3月5日,是中国的思想先驱遇罗克罹难41周年忌日。

    出身于40、50年代的中国人,只要留心国事天下事的,不少都知道遇罗克及其命运。在那黑暗的毛时代,遇罗克的《出身论》象一道闪电划破夜空,代表数千万被侮辱与被损害的政治贱民发出愤怒的呐喊。在今天,这篇文献则让人们看到了中共用政治暴力锻造的身份型社会的荒谬与反动。

    没有经历过毛泽东以阶级斗争为纲的荒谬年代的人,以及虽然经历过那个年代但受益于“阶级出身论”的人,都很难体会“家庭出身”这个政治包袱带给几千万青少年那摧心的痛苦与令人窒息的压抑。中共以“阶级斗争”做自身统治的合法性基础,并以此构造了无产阶级专政理论,无数品...

    Read more →

    “信息贫困者”需要中文广播

    by  • February 28, 2011 • 未分类 • 177 Comments

    自从220茉莉花革命以来,与此有涉的中文网出现受攻击等不正常现象,这让人不得不思考信息传播渠道保持多元化的必要性。

    2月26日美东时间的上午8时许,推特上不去了。这一次上不去,不是以前那样是因流量过大引起,而是网站根本打不开。一直到10点20分钟再试,主页方能正常显示。

    Twitter的出问题并非孤立现象。由于2月27日是网络上公布的中国第二次茉莉花集会(已经由第一次的革命变成了集会)的日子,与中国有关的通讯工具都变得非常不正常。往国内发邮件往往被退回,而国内人互相发的手机短讯也要迟滞一天以后才能收到(如果短信里包含当局最新设定的敏感词如“茉莉花”、“明天”、...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