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美国大选’

    读报拾趣:美国大选缘何引发世界焦虑

    by  • November 5, 2016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何清涟

    在今年大选之前,美国在世界的领导地位其实已经不太稳当,欧盟大国政府早就对美国不满,盟友关系虽在,但经常搞点小动作让美国不快。中国更是时时要挑战一下美国的领导地位,比如要求建立“新型大国关系”;新兴国家也觉得美国繁荣是昨日黄花,早就不像往日那样服从。但美国2016年大选中,主张新孤立主义的川普竟然成了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并向选民承诺当选后一定“少管外国闲事”,从此担心美国不再领导世界的各种忧虑多如潮涌。世界各国政府与人民突然意识到:我们一度那么讨厌的美国如果主动放弃“带头大哥”地位,不带大家玩了,我们怎么办?

    西方世界表达忧虑情真言直

    英国《...

    Read more →

    世界对全球化的爱与恨

    by  • October 11, 2016 • 世界与中国 • 1 Comment

    何清涟

    2016年的世界大事件当中,应当首推全球化进程逆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与WTO的年会,向来是全球经济领袖这些精英的聚会,但最近这次三大世界经济组织召开的会议上,这些全球化推手们开始讨论长达20余年全球化进程遭遇到的抵制。这倒并非他们改变了观念,而是急剧变化的世界形势迫使他们不得不面对现实。

    经济领袖们如何表述全球化的困境?

    有关全球化影响的经典陈述如下:全球化与自由贸易,将创造更多就业机会,让人才的国际流动更容易;富国、发展中国家、穷国将在这一进程中统统受益。当然,随着全球化版图的扩张,随着全球化打包发送还有普世价值,只是中国拒不...

    Read more →

    被口水战湮没的美国大选主题:改变与维持现状

    by  • September 30, 2016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何清涟

    与往年不同,今年美国大选第一轮总统候选人辩论之后,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奇观,两位候选人及其铁粉们都认为己方胜出,而民调方面更是各说各的,大部分网站的调查结果显示,川普赢了这场辩论。但是,专业民调机构对登记选民做的调查则显示希拉里赢了。被称为“希拉里的网站”的CNN的调查,结果是希拉里对川普的碾压式胜利:62%对27%。

    更诡异之处在于,就算是认为希拉里赢了辩论的选情观察专家也大都认为:希拉里赢了第一轮辩论,未必对选情有多大帮助。原因何在?

    大选辩论已经不能为双方争来更多的支持者

    其实,衡量辩论胜利的标准只有一个:是否为自己争取到...

    Read more →

    川普现象揭示美国政治“三脱离”

    by  • May 8, 2016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何清涟

    印第安纳州初选结果出来之后,共和党乱了阵脚,一直在惨淡坚持的克鲁兹、卡西奇相继宣布退选,一些共和党著名人物则明确提出要“叛党”,其中几位干脆声称要支持民主党希拉里·克林顿。选举政治以选民意志为基础,如今这情形不知应该形容为精英不了解本党选民需求,还是应该形容为基本盘对精英的叛离?

    美国政治与媒体精英多层次脱离普通美国人的要求,在2016年大选的提名人之争中已经显露无遗。

    第一层次脱离:精英阶层对普通美国人的生存焦虑失去痛感

    美国故事当中最吸引全世界的当然是一些平民(包括移民后代)成为巨富的故事,这样的人有比尔·盖茨、索罗斯、...

    Read more →

    十八大:金钱与权力的公开联盟

    by  • November 8, 2012 • 中国观察 • 43 Comments

    这次几乎同时举行的美国大选与中共十八大,形成对中共意识形态的严重挑战。因为中共一直宣传说:美国资本主义制度代表大资产阶级与富豪的利益,是金钱政治;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毛邓时期一直说成代表“无产阶级”)的利益。但十八大代表的构成,正好体现了权力与金钱的公开联盟。

    中国十八大:政治精英与富豪的聚会

    美国奥巴马总统获得连任,是因为他抓住了那些传统上构建民主党选民基础的人群,即“无知少女”:“无”即受教育程度低的低收入者与工会成员;“知”即知识分子,美国大学一向是各种左派的云集之地;“少”是指年青人与少数族,如非裔、拉丁裔选民;“女”即女性选民——...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