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群体性事件’

    2015年中国群体性事件的新特点

    by  • January 26, 2016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日前看到两份有关中国群体性事件的资料,一份名为《2015年度我国群体性事件研究报告》,发布者为“传播大数据”,归纳了群体性事件的类型,但没有总体数据;另一份是“非新闻”所做的2015年群体性事件统计,该网站根据2015年内记录到的群体游行、示威、集会等加总,计算为28950起。从行文语气推测,“传播大数据”有官方背景;“非新闻”则被视为一个民间志愿者组合。

    一、数量明显减少的原因推测

    2003年,中国官方首次对外正式公布群体性事件年度统计数据,这一年高达58000起; 2004年为74000起;2005年为87000多起;2007年逾10...

    Read more →

    “明君期盼递减”现象的背后

    by  • June 14, 2014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习李执政以来的政治管制比胡温时期更严酷,对这点海内外评价一致,但因其执政不到两年,很少有人从经济上去考较。最近,我在一次Calling节目中遇到两位听众,都强调经济上习李远不如胡温,其中一人举例说,温减免了农业税,农民都称颂不已,习李执政之后,老百姓没有得到什么实惠,连低保都没有提高,因此他周围的人认为习李不如胡温,有所“觉醒”。

    对胡温的幻想消失是在其执政十年的末期,习李执政不到两年。这种明君期盼递减现象的背后,与其说是底层百姓的权利意识觉醒,不如说是政府“花钱买安定”的资源严重匮乏,但上述比较实在过于简单化,完全没考虑两代领导人从前任接班时的“家底”。

    *...

    Read more →

    社会信任:中国“砂砾”的粘合剂

    by  • January 11, 2013 • 中国观察 • 25 Comments

    在中国当局富有弹性的打压下,引起国际社会关注的“《南方周末》事件”已告结束。但是北京高层心中非常清楚:南周媒体人三份诉求目标并不高的声明能够掀起如此大的巨浪,不完全在于《南方周末》的号召力,也不是《南方周末》这家报纸与支持者有直接相关的利益,而是中国知识阶层及城市中产阶级积蓄已久的改革愿望借机喷发。

    促使中国社会发生变化的因素已经非常明显:

    一、群体性事件增多,利益受损者群体数量庞大

    2012年12月,两份有关中国群体性事件的报告相继出炉。中国社会科学院的《2013年蓝皮书》指出,每年群体性事件“可能多达10万余起”,这个数字当然是保守,因为另有...

    Read more →

    【透视中国】中国大陆已進入社会反抗高峰期

    by  • March 21, 2009 • 采访与演讲 • 0 Comments

    【新唐人电视台「透视中国」制作组报导】二零零八年是中共实行改革开放政策三十周年,经过三十年的改革,中国大陆在经济不断发展的同时,贫富差距日益扩大,社会矛盾也日趋尖锐。自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来,被中共称之为「群体性事件」的社会反抗运动的数量逐年上升,近年来更是呈爆发性增长的趋势。

    【旁白】二零零五年中国社科院发布的《中国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蓝皮书披露,中国大陆「群体性事件」发生的数量由一九九三年的八千七百起,增加到二零零三年的六万起;参与人数也由七十三万人增加到三百零七万人。二零零四年民众的反抗事件上升为七万四千多起,参与人数超过三百七十六万人。而二零零五年群体性事件的数量达到...

    Read more →

    维持稳定的两大难题:流民忧惧与精英外逃

    by  • January 29, 2009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维持稳定”是当前要务,但现阶段却遭遇到两大难题,一面是失业大军空前庞大而且解决无方,使当局陷入深深的“流民忧惧”;另一面则是官员外逃加速,一些官员甚至等不及办好正常移民手续,竟然利用海外旅游之机“消失”。对这两大难题的忧虑反映在以《瞭望新闻周刊》为代表的官方媒体上。

    表达流民忧惧的有“2009年被称群体性事件高发年,处理分寸亟待把握”;“中央综治办:今年矛盾叠加遏制群体事件任务艰巨”等文。这组文章的共同点是承认社会矛盾加剧,群体性事件高发,而失业问题已经成为当前社会矛盾的重中之重。对贪官外逃行为的担忧,也已不再局限于“造成巨大经济损失”,而是担心损害了国家(政府)的凝聚力...

    Read more →

    2009年:“不折腾”的政治固守与遍地民变

    by  • December 31, 2008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不少中国人用“殇”、“乱”等字来概括2008年,更有人直接将这一年称之为“灾难元年”。总之,国人大都明白,行将到来的2009年将进入艰难时世:失业、生活困顿会成为底层人士无法摆脱的噩梦;白领阶层中将有不少人会感受到自己的地位正在下沉;更多有条件的“政治精英”(百姓谓之“贪官污吏”)将会静悄悄地移居他国。因为他们原本就没有要与民众共一国风雨的打算,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胡锦涛“在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涵盖了政治经济文化,透过那重复了千百遍的官话套话,人们看清了中共决策层对待政治体制改革那种“以不变应万变”的僵持固守,“不折腾”三字表明了当局者对“变”的深深恐惧。这...

    Read more →

    拨开统计数字上笼罩的迷雾――分析群体性事件为何大幅“下降”

    by  • November 16, 2006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11月6日, 中国公安部副部长刘金国在社会治安综合治理会上透露:今年1至9月,全国公安机关共处置各类群体性事件1.79万起,同比下降22.1%。数字公布后,遭到海外普遍质疑,认为这个数字是配合建立和谐社会的要求瞒报的结果。

    中国国家信用不好,统计数字习惯性地造假,当然是受到怀疑的主要根源。但如果真要弄清楚下降幅度为何如此之大,还是得拨开迷雾,细细查找原因。

    近几年中国群体性事件大幅上升,尤其是近三年的三个数字更是被海外媒体广泛引用。2003年为58,000起, 2004年为74,000起,而2005年则高达87,000多起。据分析,这些群体性事件当中,大部分就...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