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胡锦涛’

    习曾斗:破除“王权虚置”模式的终极战

    by  • April 5, 2015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3月下旬,国安高官马建系商人郭文贵出面“反击”,吸引了中文世界众多眼球,但看来并未成功阻击习王打击国安系后台的步伐。从整个战况分析,这是习近平破除胡锦涛“王权虚置”之局的最后一场恶战。

    习王反腐未改方向

    有些报道如《三宗罪!周永康被天津检方提起公诉》开头,让人产生从原来公布的六宗罪甚至七宗罪(加上“非组织政治活动”)减少至三宗罪,以为会轻判。我仔细将4月2日与2014年12月5日这两条新华社消息对比,发现列举罪状的文字基本一样:“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巨额财物;滥用职权,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社...

    Read more →

    西方社会为何亟盼习近平改革?

    by  • November 15, 2012 • 世界与中国 • 55 Comments

    胡锦涛在十八大报告中将西方民主视为“邪路”的说法,让中国人暂时对政改死了心,有人愤而批评“政改期待症是一种新型斯德哥尔摩综合并发症,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群体性发作一次”。但有趣的是,国际社会对习近平的“政改期待症”却正在发酵,而且也是群体性的。

    国际社会对习近平的“政改期待症”有多高?请看《华尔街日报》11月12日发表的“中国新一代领导人:习近平”,这篇与“光芒四射的中国未来第一夫人彭丽媛”等多篇文章一起组成了持续的期待。

    该文分析习近平将从哪里找执政灵感。先断言习不会钟情于毛泽东,再努力发掘习近平将带领中国进入新时代的几个积极因素:一、在西方国家眼中,习近平比...

    Read more →

    权力交接中胡温的最大顾虑是什么?——2012年中国政局分析(三)

    by  • February 15, 2012 • 中国观察 • 14 Comments

    薄督在重庆玩政治“蹦极跳“之后不久,“红二代”议政也渐成中国一大政治景观。这个群体的父辈之间恩怨纠结甚多,对中国未来政治出路的看法也并不相同。让他们坐到一起来的原因除了身份认同之外,还有以下几点:1、现阶段他们在利益集团中被边缘化;2、对目前的腐败高度不满,对中共统治有严重的危机感。在中国当局严厉控制言论与聚会的情况下,“红二代”能时常聚会批评时政,且不被当局扣上“阴谋颠覆政府”之类的罪名,国人谓之“讲真话的特权”。

    所有这些,都给现政治局常委这个拥有最高权力的群体带来了极大的压力。

    第四、五代权力交接在即。但在专制政治中,前一代交班时最大的愿望是“平安下车”...

    Read more →

    中国外交战略的重新定位——胡锦涛访美前夕中国向美示好的背后

    by  • April 20, 2006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胡锦涛访美前夕,中国放下身段向美国频频示好。这一姿态与2004年胡锦涛南美之行那种挥洒金钱,大胆挑战视南美为“自家后院”的美国的姿态相比较,简直判若云泥。

    且看中国政府作了多少“让步”:

    150亿美元的大额政府采购,以此安抚美国飞机、电子、汽车等几大利益集团――而在去年法国内乱频生之前,这类好处是中国政府送给欧盟的大礼包;

    努力表演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大戏。从今年2月开始,不仅急于出台各种法规,还将4月定为“保护知识产权月”,4月11日由商务部长薄熙来亲自演讲,历数中国政府保护知识产权的成就与努力;

    在市场准入方面,中国政府亦向美国表示...

    Read more →

    延安道路:一条政治上的死胡同

    by  • February 2, 2006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胡锦涛于2006年春节期间在延安大“扭秧歌”,并非只是一种亲民秀。联系到他以前的西柏坡讲话等一系列施政宣言,完全可以将之解读成这是他在表示回归毛泽东“延安道路”的政治决心。

    ――与其说胡锦涛的这类举动表现出他个人政治智慧的局限,还不如说表现出他所领导的这个世界上人数最多的政党现在已面临一种无出路的困窘。这种政治上的无出路,早在十多年前就被人用如下语言概括,那就是“坚持社会主义没有方向,坚持马克思主义没有思想,坚持无产阶级专政没有对象”。

    最重要的问题是:中国回到毛泽东时代难道就算找到了出路?中国的毛泽东时代,说穿了就是三样东西的混合:小农经济时代的封建专制内核...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