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腐败’

    中国媒体腐败的根源何在? ——以央视为例

    by  • August 8, 2014 • 中国观察, 传媒观察 • 0 Comments

    随着北京反腐力度加大,中国官媒重镇CCTV前后有9位人物因“涉嫌腐败”被“带走”,身份包括总监、副总监、制片人、主持人、编导,其中有几名女性。剖析央视腐败产生的根源,有助于了解中国媒体业现状。

    *CCTV为何成了媒体寻租的翘楚?*

    中国媒体拥有的寻租空间,归根结底是中国现存政治制度所赋予的。人类社会有四种权力,即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含宗教),但四种权力的地位在不同的政治体制下各不相同。在西方社会,上述四大权力除军事从属于政治之外,经济权力、文化权力各有其独立性。但在中国,后三者均受控于政治权力,成为依附于政权这张“皮”上的“毛”。

    央视的特殊...

    Read more →

    三峡工程的腐败及其背后的巨大身影 ——三峡工程的三本糊涂帐(3)

    by  • April 14, 2014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4月14日,新华网转载财经国家新闻网消息:“三峡集团换帅背后:领导层不和几乎是‘公开的秘密’”,三峡工程从2月27日《时代周报》指其沦为“私人定制的牟利机器”,到此峰回路转,成为“内部斗争”,正好与周永康家族成员前一向公开指责的口径一样。

    三峡工程在中国公共工程中属于当之无愧的“龙头老大”,剖析其如何沦为腐败温床,对于认识改革30余年的权贵私有化进程很具典型。

    *三峡移民款为地方官员中饱私囊提供机会*

    形象一点说,由全国人民做最后出资者的三峡工程成了一只肥大雁,谁只要过手就要拔上几根毛,最先暴露的拔毛者就是经办移民事务的地方...

    Read more →

    官员财产公示的几个中国式误区

    by  • January 17, 2014 • 中国观察 • 1 Comment

    何清涟

    杭州大学法学教授范忠信用他的爬行履约,将官员财产公示这个话题带回公共视野。对党深怀信任的范教授曾在微博上预言2013年中国将会实现县乡级公务员财产公示,如果预言不准,他将“罚自己爬行一公里”。

    许多中国人没有想到,在官员公示财产上,中国存在几个误区,先从县乡级公务员开始财产公示,只是其中一个误区而已。

    *县乡级公务员财产公示:反腐的等级制*

    县乡级公务员财产公示,设计者或许以为会减少阻力,简单易行。实则正好相反。这种反腐的等级制暗含的意思是:上层的腐败是可以容忍的,党中央的目的只是从严治吏。但中共高层权贵并非封建王朝那天命所...

    Read more →

    中国为何容易出现“政治家族”?

    by  • September 13, 2011 • 中国观察 • 9 Comments

    9月1日,《南方周末》发表了一篇颇有份量的调查报告——“中县‘家族政治’现象调查”,该报告作者是北大社会学系博士生冯军旗,他曾在中部某县挂职副乡长与县长助理,有机会观察该县各种盘根错节的政治关系。

    在该调查中,作者完整记录了这个县级政权系统内部各家族成员的任职关系。作者根据一个家族出“干部”的多少,把政治家族分为“大家族”和“小家族”,一个家族产生5个以上副科级干部为“大家族”,5个以下、2人以上的为“小家族”。根据作者的细致调查,在中县之内,竟然梳理出21家政治“大家族”,140家政治“小家族”。

    这种县级政治资源被几个家族垄断的现象,早在90年代就已相当严...

    Read more →

    最富裕的政府为何总患“财政饥渴”?

    by  • December 27, 2010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最近看到几条多少有点矛盾的新闻:一是政府有大笔的钱花不完。承接多年财政收入增速高于GDP增速之势,中国财政收入今年将超过8万5千亿,但全国财政支出在前11个月只完成了73.8%,还有近两万亿的巨款,需要在最后1个月花掉。根据以往的历史经验,这种“突击花钱”就是各级政府巧立名目乱花钱。 二是中国政府始终存在严重的财政饥渴。各级税务官员为罗掘税源巧立名目,全年都在为完成税收增长8%的目标而“努力奋斗”。到12月份进入税收密集调整期,车船税、购置税、关税无不上调,还有不少新税种行将开征,如房产税。

    政府的钱都花哪去了?

    更让人纠结的是,中国政府尽管成了全世界最富裕的...

    Read more →

    对外开放30年:中国外资神话的幻灭

    by  • June 30, 2009 • 学术思考 • 3 Comments

    从邓小平1979年提出让中国过剩劳动力与国际过剩资本相结合的“引进外资”政策,到2008年外商大举撤资,中国吸引外资正好经历了一 个驼峰型变化,其中2007年是驼峰的最高点。这一年,中国已连续16年成为世界上吸收外资最多的发展中国家,累计实际使用外资达7,630亿美元,世界 500强中有480余家到中国投资,不少国际金融巨头还成为注资中国银行业的“战略伙伴”。不少外商为了落户中国,被迫向负责外商投资审批的各部官员行 贿,如商务部官员郭京毅、邓湛、杜宝忠及国家工商总局官员刘伟等均因向外商大肆索贿而聚敛大笔财富。面对这一“成绩单”,中国政府认为本国成了世界 各国资本向往的投资宝域。Read more →

    “利”字当头的中国“软实力”

    by  • December 25, 2008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美国《时代》周刊日前评选出2008年十大丑闻,名列其中的大多是政治人物。让中国政府极为不快的是北京奥运开幕表演中林妙可的对嘴假唱,也被选为《时代》年度丑闻的第10名。入选的原因,想必是因为这次假唱(包括“大脚印”、“少数民族孩子”造假)发生于中国展示国家实力的北京奥运之上,牵涉到国家的诚信――亦即“软实力”问题。

    而诚信缺失,给中国造成的灾难让大多数中国人深感切肤之痛。比如“中国制造”遭受到全球抵制,就与“中国制造”充斥假冒伪劣产品密切相关;而国内的毒奶风波,也缘于厂商信用与政府监管的缺失;而四川大地震中导致逾万名中小学生痛失生命的“豆腐渣校舍”,其实也是社会缺乏诚信的产品...

    Read more →

    外资给中国带来了什么?

    by  • June 8, 2008 • 采访与演讲 • 0 Comments

    (新唐人电视台记者林丹,谢宗延,陈修文报道)自1979年中國實行對外開放政策以来,至今已经二十六年了。2004年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发表的《世界投资报告》显示, 中国已超越美国成为全球,吸引外国直接投资最多的国家。

    【林丹】一直以来在中国和西方国家的一些学者中流行着这么两种观点,一是“外资可以促进中国经济的发展,进而带动中国民主化的进程”;二是“外资會迫使中國按照國際的遊戲規則行事,进而减少中國的貪污腐敗”.一些欧美财团用这些美丽的说词,游说他们的政府开放对中国的投资;不要批评中国的人权状况.不少西方国家的对华政策,就是以此作为基础的。在今天《透视中国》的《经济广角》栏目中...

    Read more →

    中国的腐败容忍度与腐败安全度

    by  • May 24, 2007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近两年总有人问到:既然中共政府如此腐败,为什么它的统治还能维持下去?

    可以说,如果中国是个民主国家,这个政府没可能继续混下去。但因为它是专制极权国家,而且动用了政治高压、特务网络、警察统治等所有的严苛手段,所以至今还能够继续维持表面“稳定”。但要对其统治的稳定性有所认识,有两个指标可以做为度量衡,那就是中国社会的腐败容忍度与官员的腐败安全度――这两个指标笔者分别用之于考察利益相互冲突的统治者与被统治者对腐败的态度。

    观察被统治者的是腐败容忍度。所谓“腐败容忍度”主要通过以下几条途径考察:一是腐败渗透程度,这一点主要不是观察政府查办的大要案件数升降趋势,主要看腐...

    Read more →

    改革神话的终结与重塑社会认同的困境

    by  • December 31, 2006 • 学术思考 • 0 Comments

    着手编这本以笔者一篇旧文标题做书名的文集,如何写这篇序言,着实想了很久。因为该说的话,该阐明的观点,早已分别在近年来的文章中说过了。

    还是从今年被反复谈到的一个词“改革共识”说起吧,因为改革共识,亦即政治共识是中国重塑社会认同的起始点。

    一、重塑社会认同的出发点:政治共识

    改革共识之所以重要,缘于“改革”早就成了中国共产党1978年以来重新建构政治合法性出发点。所谓“改革共识”,就是改革以来中国人的政治共识。它既包含着中国人对中国共产党政府将发展经济放在政府工作首位的肯定,也包含着全国人民对政府许诺的期盼,这一许诺就是“让少部分人先富起来,再带动...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