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自由’

    国家と自由の意味について

    by  • April 27, 2014 • 日文文章 • 0 Comments

    何清漣

    全文日本語概訳/Minya_J Takeuchi Jun

    http://twishort.com/Jomfc

    言語(単語)と思考は外殻と中味の関係でキーワードに対する意味の理解の仕方からその文化共同体の思考状態を知ることができます。この一文では中国ではすぐ思考的混乱を引き起こすキーワー、「国家」と「自由」という言葉について分析します これを書こうとおもったのは五柳村サイトの「何清漣・疑似血縁関係は社会の凝集力を生まない」という一文(*http://xinqimeng.over-blog.com/article-85417939.html)...

    Read more →

    推事记趣:国家之义与自由之意

    by  • April 22, 2014 • 读书与随笔 • 2 Comments

    语言(词汇)与思维是外壳与内在的关系,从对关键词汇含义的理解,可窥一种文化共同体的思维状态。本篇文章是想辨析两个在中国极易引起思维混乱的词汇,即国家、自由。

    导致我想写这篇文章的是五柳村网站刊出一篇“何清涟《虚拟血缘关系不产生社会凝聚力》引出的议论”,以及我在推特上与几位网友对自由与理性关系之探讨。

    *现代中文对“国家”的误解*

    先简单介绍我2011年9月载于VOA的那篇“虚拟血缘关系不产生社会凝聚力”的旧文主题。在中国的教育与宣传中,国家与政府(政权)经常混合使用,不少人总以为中国政府就是中国、中华民族与中国人民的天然代表。每当有人批评政府腐败...

    Read more →

    解中国困局之结应从何处入手?

    by  • January 9, 2012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韩寒三文掀起的巨浪还未过去,正由国内网络波及到海外媒体。我因为写了一篇《民主政治离中国有多远——兼评韩寒“谈革命”、“说民主”与“要自由”》而受到波及。但这批评声音不是来自国内网友,而是少数能在海外发言的“纸上畅想暴力革命派”。

    中国有没有暴力革命的现实条件?

    我那篇文章的主题是:目前实施民主,中国政府未准备好;发动革命(包括天鹅绒革命与暴力革命在内),中国人民也未准备好。在这种情况下,与其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最务实的选择是大家各尽所能,做些启蒙工作,涵育各种变革力量,比如加强民间自组织能力,扩大言论自由空间等,尽量促成中国尽快转型。为了避免误解,我在文章...

    Read more →

    民主政治离中国有多远?——兼评韩寒《谈革命》、《说民主》与《要自由》

    by  • December 29, 2011 • 读书与随笔 • 1 Comment

    中国必须实行民主,而且越早越好,这点已渐成国民共识。但如何实现?即国民愿意付出多大成本来达成民主政治,却莫衷一是。原因也简单,各阶层都有自身的利益考量。

    感谢韩寒。有关革命、民主与自由的讨论,终因他的三篇博文而在中国互联网上闪亮登场。与中国80年代思想启蒙时期讨论革命与改革的关系,以及90年代后反思六四引发的“告别革命”思潮不同,这次讨论并非概念对决,没有陷入理论迷宫,讨论者的立论几乎都是对现实的一种直接回应。

    是韩寒“蜕变”还是大众原本就误读了韩寒?

    在此先廓清革命、民主与自由三者的关系。三者有关联,但其中只有民主政治是目的;革命只是实现民主政...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