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茉莉花革命’

    中国究竟要什么样的“革命”?

    by  • July 26, 2014 • 中国观察 • 3 Comments

    中国政治话语中,“革命”已经成为一个挥之不去的话题。但如果要认真讨论,最后结果总是不欢而散,而且不知不觉间,争论双方都容易滑入一个预设的陷阱,一方坚持,革命必然是暴力革命,现状虽然不好,但比革命后血流成河要强;另一方则曰,不革命就是反革命,反革命就是现政权的帮凶。至于究竟要什么样的革命,则因言者纷纭,尽管都知道要将民主宪政四字作为标语,但心里想的却是共产革命曾有的范式:清算、财产再分配、底层翻身。

    其实,中国面临的所谓“革命”问题,可以分为三个层次来谈。

    第一,中国需不需要“革命”

    这个问题的实质就是,要用什么方式改变中国的现状,学术一点的说法是...

    Read more →

    突尼斯宪政的“路径依赖” ——阿拉伯之春三周年回顾(1)

    by  • February 5, 2014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何清涟

    今年一月是“阿拉伯之春”三周年整,经历过那场革命的国家,命运各不相同。突尼斯1月制定的宪法,使该国结束了动荡,迎来了宪政之春。但埃及与利比亚却没这么幸运,目前还正挣扎于种种革命后遗症的折磨之中。尤其是埃及的革命者们,面对自己“不断革命”迎回的军人政权感觉复杂,不知道脚下的路将延伸至何处。

    *“路径依赖”决定社会变迁方向*

    这些国家的经验充分证明一点,守护民主之难,不亚于建立民主。考察这些国家革命前的历史与现状,正好证明,任何国家走向现代化的过程,其制度走向都有其“路径依赖”(path dependence)。新制度经济学家道格拉斯·诺斯(...

    Read more →

    女政治犯的尊严

    by  • June 7, 2011 • 中国观察 • 97 Comments

    题记:本文并非只为女政治犯而写,是为了中国所有的政治犯及一切还在囚笼中的同胞而写。

    写此文缘起于一场推上故事。多年来,尽管我对政治犯的尊严非常在意,却不敢触碰这个话题。因为这是中共统治下政治犯尤其是女政治犯一个永远在流血的巨大创口,我实在不忍心去面对它。

    多天不上推,5月31日上推后看到的第一条推文就是在中国“茉莉花革命”中被失踪三个多月的上海女律师李天天的一条涉性推文,一惊之下再翻查了她复出后的所有推文,其恣肆狂放完全与她失踪以前的言行相异,联想到近几个月有推友写信告诉我其推号被迫交出,此后推文非他本人所写一事,我于是推测,李天天的推号被盗,这是国保为了污辱...

    Read more →

    历史与今天:1768年叫魂与2011年茉莉花

    by  • March 24, 2011 • 历史与文化 • 1 Comment

    3月20日是海外网站宣布“第五轮茉莉花集会”的日子,在北京等地仍然可见中国当局对茉莉花那种高度的体制性过度防卫。这种反应让人深深感受到弥漫于中南海的恐惧,这种恐惧来自于北京当局对失去权力的深深担忧。官方对这种真幻参半的威胁之过度防卫,让人联想起243年以前那起发生于清乾隆中叶的叫魂事件。两次事件中,涉及民众的情况全然不同。但社会状况与统治者的防卫动机、防卫特质却惊人地相似。

    首先,两事件均发生于“盛世”,一是历史上最幸运的大皇帝乾隆治下之盛世,一是中共第四代胡温领导下的盛世;二是官方对事件的定性与处理方式惊人地相似,“叫魂”事件被乾隆视为事涉国家安全,认为在人与神灵之间未经...

    Read more →

    中国茉莉何时才会绽放?

    by  • February 24, 2011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北非与中东的第四波民主化大潮还在持续发酵,一个横亘在世界及中国人心头的问题就是“茉莉花革命什么时候轮到中国?”抱有这一疑问的当然不止是中国民众,还包括中国政府。由一条推文引发的亦真亦幻的“2.20茉莉花革命”,既让世界看到了中国政府那用黄金浇铸的超强维稳能力,也暴露了中国政府那草木皆兵的脆弱心态。

    中国与中东北非的异同

    突尼斯与埃及人民要求统治者下台的理由,中国人看了相当眼熟。如果就经济状况而言,2010年中国人均GDP为3400美元,人民起而反抗的北非中东国家当中,只有埃及、也门两国低于中国。抗争最激烈的利比亚高达11852美元,突尼斯、约旦、阿尔及尼亚等国...

    Read more →

    中国茉莉何时才会绽放?

    by  • February 24, 2011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北非与中东的第四波民主化大潮还在持续发酵,一个横亘在世界及中国人心头的问题就是“茉莉花革命什么时候轮到中国?”抱有这一疑问的当然不止是中国民众,还包括中国政府。由一条推文引发的亦真亦幻的“2.20茉莉花革命”,既让世界看到了中国政府那用黄金浇铸的超强维稳能力,也暴露了中国政府那草木皆兵的脆弱心态。

    中国与中东北非的异同

    突尼斯与埃及人民要求统治者下台的理由,中国人看了相当眼熟。如果就经济状况而言,2010年中国人均GDP为3400美元,人民起而反抗的北非中东国家当中,只有埃及、也门两国低于中国。抗争最激烈的利比亚高达11852美元,突尼斯...

    Read more →

    一部伟大的现实魔幻主义作品:2.20茉莉花革命

    by  • February 22, 2011 • 中国观察 • 315 Comments

    2011年2月20日这个日子,无论中国人未来以什么姿态回顾评说这一天,它将因以下几点被载入中国史册。

    第一,这一天,中国发生了一场旷古未闻的“革命”,我将其称之为“一条推文引发的茉莉花革命”。推特中文圈不少人是某种程度的参与者——或是传播了这条消息或是发表了相关评论,其鼠标就是促使这场“革命”发酵的gongju。在20日以前,我就说过这是一部产生于地下奔突着烈火的地面之上的伟大的魔幻现实主义作品,归属于行为艺术类别。

    根据我对信息源的追索,最初是一位叫做“@mimitree0 秘密树洞”的推友于2月17日在推上发布了这条消息:“中国‘茉莉花革命’初次集会日期已...

    Read more →

    突尼斯革命缘于民众权利意识觉醒

    by  • January 27, 2011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对西方世界来说,突尼斯发生的“茉莉花革命”实属不期而至。根据西方媒体的解说,导致这场革命发生的原因主要有三点:经济困难导致的高失业率、腐败、总统本·阿里的独裁。这只革命“蝴蝶”扇动的风不止吹皱了埃及等非洲国家的一塘春水,远在亚洲的中国对这场革命的反应更是异乎寻常地强烈,只是在朝在野观察这场革命的角度完全不同。

    发展经济并非建构政治合法性之途

    先说中国民间社会的反应。此次突尼斯革命的导火线是一个小贩(身份是失业大学生)自焚。而中国人这几年面对因各种原因而自焚的同胞几乎陷入麻木状态,失业率高达27%,远高于突尼斯的13.1%。面对突尼斯革命,渴望民主自由的中国人所...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