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行贿’

    调查葛兰素史克的醉翁之意

    by  • July 28, 2013 • 世界与中国,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中国调查英国医药公司葛兰素史克(GSK)贿赂案,除了将外资在中国的行贿丑行曝光之外,更重要的是将中国医药物流行业的黑暗帷幕再度揭开。但中国央视与《环球时报》等官媒的欢呼走岔了路,这些报道否定这类贿赂行为的发生是外资在中国的“入乡随俗”,《环球时报》发文称“跨国药企巨头行贿丑闻遍世界”,意思是外资在哪都腐败,与中国制度环境无关。

    上述结论不能成立。因为GSK的行贿手法只是中国医药物流业的一个样本。GSK被查,其实只是中国调整经济结构政策、保护本土企业计划的一部分,并不意味着当局真想终结医药物流业的腐败。

    *腐败是中国医药物流业的润滑剂*

    综合中国各...

    Read more →

    对外开放30年:中国外资神话的幻灭

    by  • June 30, 2009 • 学术思考 • 3 Comments

    从邓小平1979年提出让中国过剩劳动力与国际过剩资本相结合的“引进外资”政策,到2008年外商大举撤资,中国吸引外资正好经历了一 个驼峰型变化,其中2007年是驼峰的最高点。这一年,中国已连续16年成为世界上吸收外资最多的发展中国家,累计实际使用外资达7,630亿美元,世界 500强中有480余家到中国投资,不少国际金融巨头还成为注资中国银行业的“战略伙伴”。不少外商为了落户中国,被迫向负责外商投资审批的各部官员行 贿,如商务部官员郭京毅、邓湛、杜宝忠及国家工商总局官员刘伟等均因向外商大肆索贿而聚敛大笔财富。面对这一“成绩单”,中国政府认为本国成了世界 各国资本向往的投资宝域。Read more →

    救救年轻一代――从陈静在香港贿买考题案看中国的社会环境

    by  • December 21, 2006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2006年12月14日,由湖北到香港城市大学就读的研究生陈静因向该校一名副教授行贿1万港币,要求该副教授向其提供数学考题及答案,被该教授向廉署检举,香港法院判其入狱6个月,并没收1万元贿款。

    这一案例引起笔者兴趣的是这位女生的行为方式之由来。

    陈静辩护时所持主要理由是她不熟悉香港的反贪污贿赂法。这句辩词背后的潜台词很丰富。其中之一就是学生认为向教师送“礼”交换答案与考分并不违法,只是因为她不知道香港法律禁止这一点。

    陈静在撒谎吗?不,陈静没撒谎,因为她生活了20多年的中国大陆,从她开始记事起,就是贪污贿赂公行,权钱交易泛滥。如果说有人因腐败罪行被...

    Read more →

    普京铁腕扫腐,黑恶之根难除

    by  • June 5, 2006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5月中旬,普京再次动用铁腕反贪,俄情治部门与检察院的十几位高官身陷囹圄,舆论一片称快,似乎只要普京这位铁腕总统下定决心,俄罗斯铲除腐败就有了希望。

    但只要熟悉俄罗斯社会现状,了解腐败与黑社会势力渗透社会之深广,以及普京任总统以来反腐指向多在于铲除政治异己,而不在于根治腐败,人们对此次俄罗斯的反腐败至少不会有这么高的期许了。

    腐败生产了无数俄罗斯富翁

    俄罗斯人民痛恨叶利钦自有其道理。因为在普京接任俄总统一职时,当时的俄罗斯之腐败已经与中国在伯仲之间:

    一是政府高官与商业、能源工业及金融寡头形成了相互勾结的紧密关系。前苏联解体后,20多...

    Read more →

    2005年9月6日《南洋商报》记者何雪琳(Hoo Sue Ling)采访

    by  • September 6, 2005 • 采访与演讲 • 0 Comments

    1、您提过,中国的贪污是系统性贪污。个人私利加上“关系”的因素,投资中国者应该要清楚,在这两者之下,契约如同废纸,遑论官员的承诺了。

    我们想了解,目前的中国(加入wto以后)依然是如此吗?你认为在贪污不除的情况下,对于中国经济产生的影响?会对外资投资的信心造成怎样的打击?中国是不是依然存在着“政经挂勾”的官僚主义,而侵犯版权又如何影响其在外的形象?

    在中国,政治可以“随时随地”可影响着经贸的法律吗?为什么?

    何清涟:当年中国加入WTO的时候,很多人非常乐观,包括一些头脑本来还比较清醒的学者,都以为WTO将通过约束中国政府与中国企业的经济行为,从而...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