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西藏’

    中国地区治理危机的起源•经济篇

    by  • October 11, 2014 • 中国观察 • 1 Comment

    西藏、新疆与香港三地的政治与文化差异,在北京眼中并不重要,奉行唯物论的中共认为,只要经济上趋同且一体化,政治与文化差异迟早都会被改造过来。针对这几个“区情”很不相同的地区,北京采取的一体化政策也有区别。

    *香港的四小龙地位:得失皆因大陆*

    香港地理位置为其带来的优势,主要是为中国大陆充当“国际掮客”。毛泽东在中共建政后做出“暂不收回香港”的决策,就是看到了这一点。当时中共面临西方全面封锁,出于“长期打算、充分利用”的考虑,保留香港作为中国的对外“国际通道”。自50年代后期到60年代末,香港几乎是中国唯一从国外引进资金技术的渠道,更是开展进出口贸易的基地。197...

    Read more →

    中国地区治理危机的起源•政治篇

    by  • October 9, 2014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近年以来,西藏、新疆与香港三地接连发生的各种反抗事件表明,中国政府面临严重的地区治理危机。北京的中央政权对这三地的经济羁糜不可谓不强,维稳力度(对香港是增强该地区的向心力)不可谓不大,结果却是三地的局势越来越不稳定。何以会如此?这是极权政治一元化特点的内在逻辑所决定的。

    *极权政治的高度一元化特点*

    任何极权政治都强调所谓“国家目标”,即用其宣称的“理想社会”来代替现实,为了达到“理想社会”,要求政治、经济与文化(宗教)的统一。对于异质文明,极权政治毫无包容性,一定要通过一切手段,将异质文明改造成与本身同质的政治文化。如果不能达到这一目的,则宁可消灭对方也不愿...

    Read more →

    请留住西藏

    by  • July 19, 2011 • 中国观察 • 41 Comments

    7月9日-10日,我在DC参加汉藏论坛时,看到了藏族女作家唯色的文章“请制止用神山圣湖牟利的开发”。文章谈到,总部在北京的国风集团下属西藏旅游股份有限公司,“承包”了西藏的神山冈仁波齐和圣湖玛旁雍措,把藏人心中的神山和圣湖当作发行股票的招牌,包装为“西藏阿里神山圣湖旅游区开发项目”。

    唯色反对把宗教圣地商业化,提到了这个地方不宜开发的两个理由,一是冈仁波齐是西藏人民心目中的神山,不可亵渎;二是环保。对她提到的这两点理由,我完全赞成。但我知道,对于只会信神祈福但却没有宗教传统的汉人来说,第一条理由不会让有兴趣者止步。因为到冈仁波齐转山,对内地汉人富有吸引力。在没有花香、没有树...

    Read more →

    中国汉人为何支持政府对西藏的政策?

    by  • April 10, 2008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3月10日以来,吸引全世界眼球的大事件莫过于中国当局对西藏骚乱的镇压。国际人权组织与媒体对中国一片谴责声,一些西方国家政要也正在加入谴责行列。

    与西方社会迥然不同是的,中国国内只飘出了几缕反对镇压西藏反抗活动的声音,公开的舆论几乎一边倒地支持中共当局镇压西藏。德国之声汇编了国内外华人写给他们的留言,言辞激愤,杀气弥漫。一封署名harlemyin的来信干脆说中国政府封锁新闻就是为了保护藏人,否则汉人知道藏人打砸抢的真相,将“是汉人和藏人全面的对抗,藏民那点人,够死几次?十几亿汉民面前他们不过就是蚂蚁,随便怎么踩。”

    为什么中国人在日渐觉醒到本国人权有严重问题的时...

    Read more →

    有了知情权,民智才会成熟

    by  • April 3, 2008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中国现任领导人一定非常羡慕他们的“伟大导师”毛泽东的控制能力,想将“白”的说成黑的,就没人敢再说那是“白”的。比如毛泽东将自己制造的“大饥荒”说成是“三年自然灾害”,这个名词还真就成了中国人俗成约定的一个历史名词,至于那三年是否真发生自然灾害早就被大多数人淡忘了。

    相比之下,中国现任领导人没有毛泽东那么幸运。首先是有了网络与各种先进通讯工具,哪怕筑就了网络长城,堵绝了外国记者现场采访,也无法将信息阻隔得如同毛时代那么彻底;其次是“刁民”越来越多,不象毛时代那样听话驯服。所以今年以来中宣部忙得不可开交,一方面要与“抵制奥运”的国际“反华势力”作战,另一方面要将有关西藏、新疆等...

    Read more →

    以力制人与以利诱人――从西藏事件看中共的无德之治

    by  • March 27, 2008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今年3月10以来发生的西藏事件以及国际社会的反应,其实都在中国政府意料之中。早在1月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王乐泉接受凤凰卫视采访时,就已经高调表示要“严控民族分裂势力、暴力恐怖势力、宗教极端势力”。按照中国当局一贯的政治逻辑,针对印度流亡藏民组织的“再回西藏”运动的“应急预案”应早已准备就绪。

    事发之后,中国当局出动军队控制局势,严密堵绝消息外泄,面对世界各国的民间抗议与少数政治家的谴责,北京“以不变应万变”。如此“冷静应对”,当然得“归功”于1989年六四屠城所获宝贵经验:千招万招,不如“以力制人”这一招。

    在中共的执政经验中,自从1972年中美建交以来,中国面...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