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贫富差距’

    “新常态”:中国经济面临的六大瓶颈

    by  • May 9, 2015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何清涟

    【说明:本文是我于5月3日在加拿大温哥华“咸氏国际论坛”的公开演讲。由于《世界华人周刊》5月7日登载的“国际新媒体合作组织首席记者萧元凯”的报道《何清涟:新常态下的政经突围》 一文错误太多,特意将讲话稿写出,以备查谬。温哥华《都市报》(《星岛日报》旗下)记者董清霞根据同一场演讲采写的《何清涟:细数影响中国未来的六大瓶颈》,基本符合原意(只去掉了一些尖锐的批评),可作为本讲稿佐证。】

    今天,有幸来到温哥华这个美丽的地方,感谢主办方与温哥华中领馆,能容忍我这样的“反革命”在这里公开演讲。在美国大纽约地区举办我的公开演讲几乎不可能,比如纽约领馆,只要听说我在...

    Read more →

    官方基尼系数为何引发质疑潮?

    by  • January 21, 2013 • 经济分析 • 11 Comments

    近十余年以来,中国人对以下几个经济学专业名词GDP、基尼系数、寻租、通货膨胀耳熟能详,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大都准确地知道其含义。最近,已经多年未曾公布基尼系数的国家统计局一次性公布了近十年的数据,称2008年0.491是最高点,然后逐步回落,2012年为0.474。

    官方公布的基尼系数甫出,就引发一片质疑声音。

    不相信官方数据,缘于政府公信力严重透支

    胡温执政的十年,不仅严重透支了生态环境、透支了国力(地方大量举债),更严重的是透支了政府的公信力。尤其让中国公众不满意的是:这十年内中国百万美元资产家庭的数量达到670000户,位列全球第三,仅次于美国...

    Read more →

    温家宝的政治绝唱

    by  • October 23, 2012 • 中国观察 • 37 Comments

    明年3月,中共政府第六位总理温家宝将在“两会”舞台上谢幕,鉴于海内外对“黄金十年”的评价多有贬辞,为了给中国百姓留下追思,温相终于决定在今年12月将“研究讨论”了8年之久的《收入分配改革总体方案》正式推出,做为其总理生涯谢幕的政治绝唱。

    温相的想法大概是: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对腐败,贫富差距和食品安全问题感到担忧,作为总理卸任在即,遏制腐败无望,食品安全难求,就做一样惠及民众的事情吧;哪怕只是一张蓝图,也多少能显示其宵旰筹思、一心为民的良相风采。

    这次收入分配改革的主线是“提低控高扩中,规范灰色收入,打击非法收入”。所谓“提低”,是提高低收入群体的收入水平;“控高...

    Read more →

    收入分配改革只是一场毛毛雨

    by  • August 30, 2012 • 经济分析 • 20 Comments

    最近,中国发改委将议了8年的《收入分配改革方案》发给部级以上官员征求意见,并宣称将于10月正式推出。国内有评论指出,公众对于收入分配改革有三大期盼,一是期待从“藏富于国”到“藏富于民”;二是期待缩小贫富差距,限制垄断行业的暴利,尽快实现以家庭为单位征税,降低工薪阶层纳税比重;三是期待住房、医疗、教育、社保等方面的公共投入增长速度跟上财政税收的增长速度。

    我的看法是:这个《收入分配改革方案》作为献给第五代领导人登基礼物,有收聚民心之效,但要让这个方案满足这么多期盼,几乎不太可能。理由如下:

    第一,中国的贫富差距是一个涉及到社会各阶层的问题,但从《收入分配改革方案...

    Read more →

    中产阶级的行动能力与制度限制 ―― 有关中国中产阶级的断想(二)

    by  • December 21, 2010 • 中国观察 • 106 Comments

    最近《南都周刊》发表了一篇“中产万税”,描述城市中产阶级在日益沉重的税收压迫下的艰难生活。与早些时候相继发表的“今天的中产,明日将无力养老”、“中国白领压力重重,中产阶级梦或只是梦想”等文相比,这篇“中产万税”集中于一个问题,那就是中产阶级在税收方面并不具备任何与政府讨价还价的权利。无论是政府开征新税种还是重新厘定税率,中产阶级(当然还包括全体国民)都只能被动接受,没有任何机会对这一事关国民经济权利的大事发表任何意见。

    在民主国家,税收是重要的社会公共事务,无论是增加税率还是开征新税,公民都有权讨论并充分表达意见,最后通过本选区的民意代表国会议员在国会会议上投票表达赞成或反...

    Read more →

    中国经济大厦的粉墙开始剥落 ――从通胀率持续走高透析中国经济质量

    by  • November 22, 2007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11月中旬,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在刚过去的10月份,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比2006年同月上涨6.5%。其中食品价格上涨17.6%。

    但官方公布的数据比民众感受到的物价上涨幅度要低得多。近几个月以来,物价上涨成了中国民众的恶梦,对这场恶梦的注脚是近日相继在上海、重庆等城市发生的因抢购半价或8折食用油而导致的恶性踩踏事件。生活于上海与重庆这两个经济发达城市的居民对食品价格上涨尚如此敏感,其它中小城市的居民因物价上涨引起的恐慌感自然就更强烈。

    对这一轮物价上涨,中国境内外的感觉非常不同。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驻上海的王志浩(StephenGr...

    Read more →

    经济改革21年回顾:痛苦大还是收获大?

    by  • March 10, 2000 • 采访与演讲 • 0 Comments

    (本文为2000年3月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之行而作的演讲稿)

    中国的经济改革二十年,所涉及到领域主要有私有化、国有企业、劳工制度、贸易、税收,较大动作的金融体制改革也将随着银行的换帅而浮出水面。各领域改革的力度、速度与范围都不一样,加之中国传媒受命讲“主旋律”,政府与公众之间处于明显的“信息不对称”状态,故改革成效实在难以准确度量。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90年代中叶以后,中国的经济与社会状况令人难以满意,尽管中国政府向社会公布的经济增长率很高,总徘徊在8%左右,失业人口在政府公布的数据中也总是不超过3%,但生活在中国,并对市场供求与中下层生活有充分了解的经济学者,有理由怀疑这...

    Read more →

    贫富差距的核心问题是知识差距

    by  • May 3, 1999 • 读书与随笔 • 0 Comments

    1999年3月下旬在杭州讲学,一位听课的大学生递上条子,讲他们这一代学生花费相当大的成本与代价才考上大学,但到了大学里以后,才发现一些大学教师传授给他们的“知识”是伪劣产品。作为消费者,他们本来有权拒绝购买这类伪劣产品,但由于教育是个垄断性市场,他们没有办法,只好继续被迫接受这类伪劣产品。据此,这位学生认为教育这个市场存在着明显的不公平。

    这位学生的指责很有道理,因为我们自己也曾经是落后的教育体制的受害者。但是这位学生的指责还只说出了一部分情况,因为中国教育的问题远不止于此。可以说,中国现在的社会发展状况与教育的落后有直接关系,教育的落后一方面体现在教育内容的落后上,另一方...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