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资本外流’

    2017年中国经济重头戏(1):货币维稳

    by  • January 4, 2017 • 世界与中国, 经济社会 • 0 Comments

    何清涟

    1月4日,彭博社爆出北京内部消息,称中国已准备汇率风险应对预案,必要时强制结汇。对这消息,我一点也不意外,中国2016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重点之一,就是“要在增强汇率弹性的同时,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说穿了,就是货币维稳,关键放在汇率维稳一环。纵观中国政府新年前后所有的应对措施,无非是两大类:一是步步为营加强宣传工作,大打“信心仗”;二是在控制细节上狠下功夫。

    货币维稳的关键是汇率维稳

    货币维稳的关键是外汇维稳。道理很简单,测量货币稳定主要有两个指标:

    一个指标是货币购买力,即所谓通胀率。在中国,...

    Read more →

    中国外储的阿喀琉斯之踵何在?

    by  • January 14, 2016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何清涟

    2016年新年伊始,中国政府对股市与汇市的管理引发了诸多批评。对于股市,中国证监会已经宣布停用“熔断机制“;但对汇市的管控不仅没有放松,反而逐步加强。究其原因,股市无非是影响外界对中国经济的信心,但人民币汇率却事关中国经济生死(央行是否破产),因为那保的不是汇率,而是保外汇储备3万亿的底线。

    国际投资界难知中国汇市的痛脚

    中国目前的外汇储备数据人尽皆知:从2014年6月最高峰值3.99万亿美元减少至2015年12月的3.33万亿,2015年净减少5000多亿美元。

    国际投资界对中国汇市的批评集中于两点,第一,认为中国政府对人...

    Read more →

    “李嘉诚话题”突显权力与资本关系日趋紧张

    by  • September 29, 2015 • 中国观察 • 1 Comment

    何清涟

    “不能让李嘉诚跑了”这个话题闹得沸沸扬扬,至今余烟袅袅。从话题的挑起者,直到李嘉诚本人通过长实地产年中报告的表态,再到《人民日报》那篇显示大方的《遇到困难李嘉诚不能共度难关 不必挽留》,不仅突显了中国人至今对国际资本的流动规则还处于机会主义的认识水平,更突显了权力与资本之间日趋紧张的关系。

    有关争论可以看作是权力与资本之间的“代理人战争”,至少揭示了现阶段资本在中国的三重困境。

    第一重困境:港资在中国名外实内的身份困境。

    当年邓小平确定改革开放政策时,“开放”这一翼上书“吸引外资”四个大字。直到90年代,港资都是外资中的重中...

    Read more →

    叙利亚难民潮的中国“启示”

    by  • September 15, 2015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何清涟

    叙利亚难民大批涌向欧盟诸国,远远超过了这些国家的承接能力。叙利亚小男孩的不幸死亡引起的同情,在现实的巨大困扰之下成为灿烂一现的昙花。星期天德国政府的态度急转弯,恢复边境检查,声明难民不能自由选择避难国家。紧接着奥地利、荷兰、捷克、匈牙利等国先后恢复边境检查,以“欧洲无国界”为特征的“欧盟一体化”之梦终于被击碎。

    在人类进入“地球村”的今天,叙利亚难民这只巨大的蝴蝶翅膀扇动的风,注定会将中国卷入其中。

    中国的冷漠遭受批评

    《纽约时报》9月10日发表《中国冷眼旁观移民危机,指西方自食恶果》,指责中国对叙利亚难民的冷漠与袖手旁观,...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