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革命’

    ”革命”の靴音は半分しか聞こえない…?⑵

    by  • July 5, 2015 • 日文文章 • 0 Comments

    何清漣

    2015年7月6日

    全文日本語概訳/Minya_J Takeuchi Jun

    http://twishort.com/nt5ic

    【注;この原題の“革命”的一只鞋已经落地”(革命”の靴音は半分しか聞こえない=もう片方の靴音はいつ聞こえるんだ?)は中国のよく知られた漫才(相声)から。お話;一階に住む心臓の悪い老人、二階の若者が帰宅すると靴を床に投げつける音で寝られない。で、文句をいうと、次の日、若者、帰宅していつもどおり靴を片方投げつけた後、老人の苦情を思い出し、もう一足はそっと脱いだ。翌日、老人曰く「あんたが靴を片方投げた後...

    Read more →

    ”革命”の靴音は半分しか聞こえない(1)

    by  • July 5, 2015 • 日文文章 • 1 Comment

    何清漣

    2015年6月28日

    全文日本語概訳/Minya_J Takeuchi Jun

    http://twishort.com/dy3ic

    歴史は統治者の願いどうりにはなりません。歴史は統治者がますます嫌がる結果を往往にして与えてくれます。北京政府がいま、一番望んでいないのは革命ですが、如何せん”革命の女神”は中国の政治の舞台上で幕の間からチラチラと時にはそのスカートを翻したりしてるのが見え隠れしています。私はずっとこの中国の革命の幽霊が再び登場するかという問題を注目して、おととしには「中国はどんな革命が必要か?」から、「中国の貧乏...

    Read more →

    『中国型ツィッター革命』バブルの衰亡 

    by  • November 18, 2014 • 日文文章 • 0 Comments

    何清漣

    2014年11月14日

    全文日本語概訳/Minya_J Takeuchi Jun

    http://twishort.com/2jUgc

    中国国内の4大”ツィッター”(タイプのつぶやき型ブログ)のうち「網易」と「騰訊」は運営を終了する予定で、「捜狐」はもともと経営困難ですから残るは「新浪」だけということになります。中国メディアのいくつかはこうした現象を商業的原因のためだと強調していますが、誰もが知っているように中国ではこうしたツィッター型ミニブログが政治の『鉄壁』を突き動かしていました。いま、こうした時代は終わろうとしています。...

    Read more →

    “两会”观察:中国人对未来的怕与盼(一)

    by  • March 11, 2013 • 中国观察 • 1 Comment

    每年北京的“两会”虽然只是当局展示立法机构和统一战线阵容的“精英聚会”,但还是能够激起全世界媒体的兴趣,因为无论是代表们的衣着、举止与提案,还是他们面对记者的答问,都可算是舆论对他们的一次大考。微博对“两会”代表的风评,更是民意的真情流露。

    2013“两会”代表表达的焦虑与期盼中,钟南山、吴敬琏与冯小刚三位的发言,以及民间因“国五条”出台而产生的税收焦虑,恰好反映出中国人对中国前景的多重忧虑,即中国人对未来十年的怕与盼。

    体制内的人“怕革命”

    吴敬琏资格老,是党内尊重的经济学家,这是他接受采访时愿意触及“市场化的经济改革,法治化、民主化的政治改革...

    Read more →

    木有:三个中国——有感于何清涟的一段话

    by  • February 4, 2013 • 好文荐读 • 2 Comments

    今天在美国之音看到何清涟的一篇文章《零和博弈:现存利益结构的必然结局》,其中有这样一段:

    这种零和博弈状态,是赢者通吃的丛林状态。这种丛林状态在中国的表现是:上层只想着掠 夺钱财及放纵性欲;下层则成天梦想打土豪分田地;中间阶层既害怕社会底层因无路可走而酿成暴力革命,因此希望上层改革。但又害怕失去中共政权之后,社会陷 入无秩序状态,因此极力反对暴力革命,成了两头受挤压的夹心阶层。

    这段话很是让我感慨,如今的中国社会竟已“撕裂”成这般,在这种撕裂格局下,再来谈什么民族主义、爱国主义等等这些大一统的意识形态已是显得相当可 笑,至少这些话语只有在一致对外的时候才有那么...

    Read more →

    民主政治离中国有多远?——兼评韩寒《谈革命》、《说民主》与《要自由》

    by  • December 29, 2011 • 读书与随笔 • 1 Comment

    中国必须实行民主,而且越早越好,这点已渐成国民共识。但如何实现?即国民愿意付出多大成本来达成民主政治,却莫衷一是。原因也简单,各阶层都有自身的利益考量。

    感谢韩寒。有关革命、民主与自由的讨论,终因他的三篇博文而在中国互联网上闪亮登场。与中国80年代思想启蒙时期讨论革命与改革的关系,以及90年代后反思六四引发的“告别革命”思潮不同,这次讨论并非概念对决,没有陷入理论迷宫,讨论者的立论几乎都是对现实的一种直接回应。

    是韩寒“蜕变”还是大众原本就误读了韩寒?

    在此先廓清革命、民主与自由三者的关系。三者有关联,但其中只有民主政治是目的;革命只是实现民主政...

    Read more →

    面对中国未来前景的惶恐

    by  • April 21, 2011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北京通过艾未未被捕事件向世界发出了强烈的信号:在中国将不再容许任何批评声音及反对者存在,即使这种批评与挑战只是以戏弄的手法消解中国极权统治自诩的神圣性,当局也绝不容忍。无论是北京当局,还是中国的精英阶层,抑或是希望中国成为“国际社会负责任成员”的西方国家。艾未未事件的发生,迫使各方都不能再依靠幻想继续安抚自己。但面对中国的现实,上述三方与其说胸有成算,还不如说都感到惶惑甚至惶恐,因为三方当中,没有任何一方清楚中国的前景将是什么。

    北京统治者的惶恐

    从拥有的镇压力量与压迫人的权势来看,北京似乎很强大。但此时此刻,将毛泽东发明的“纸老虎”一词送给北京政府,应该说恰...

    Read more →

    中国政府心中的“茉莉花”

    by  • March 17, 2011 • 中国观察 • 423 Comments

    截至上星期,由一条推文引发的中国“茉莉花革命”终于完成了第四轮。外界虽然没看到多少集会者现身,却清楚地看到北京当局心中那束“茉莉花”已经成了一把巨大的芒刺,不仅将不少与茉莉花完全无关的人士关进了监狱,还折腾得警察便衣维稳队伍连轴转。

    也许是北京当局觉得“革命”的主角即集会者永不出场,只有警察便衣列阵以示威慑,再辅之以大规模抓捕这种暴力政治,其结果是将自家队伍的人心折腾得七上八下,维稳之前先使自家人的信心丧失大半,于是由总理温家宝与《人民日报》海外版先后发表“不能把中国比作北非”的讲话和“中国不是中东”的评论,一则以示中共的镇定,二则也算是为自家心中的“茉莉花革命”作个收科。...

    Read more →

    60年建国“成就”的内在逻辑矛盾

    by  • September 28, 2009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中国正在举国投入地欢庆60周年大庆,各种论证伟大成就的华章典乐充斥媒体。但只要留心就会发现一点,中国境内所有的文章都回避了一个问题:在社会结构与经济结构方面,前30年社会主义革命与建设的伟大成就,正是后30年的改革所要否定的;而改革所要取得的成就,比如经济的市场化、所有制的多元化,这都是中国1949年以前存在,只是被革命刻意摧毁的。也就是说,这60年当中,中国无非是颠而倒之,倒而颠之地被折腾了一番,完成了一道历史轮回而已。

    “革命”消灭了有产阶级,“改革”培育了暴富阶层

    从1949年开始,中共执政的60年可以划分为两个阶段:1949-1978年,这个阶段充斥各...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