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马克思主义’

    共产主义幽灵又在世界游荡

    by  • July 6, 2017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何清涟

    2016年出现英国脱欧、美国川普当选这两大“黑天鹅”事件之后,欧洲急剧左转,崇拜共产主义的各种言论登堂入室。在英国,首相梅所在的保守党在议会选举种失利,主张福利主义的左派政党工党卷土重来;在法国,欢迎移民与难民并许诺增进福利的资深毛粉马克龙在大选中获胜。全球文化冲突随着穆斯林人口大规模迁移更形尖锐,福山在《历史的终结》的预言破产,自由民主并未成为人类最后的价值形态,其师尊亨廷顿在《文明的冲突》一书中的大胆预言备受争议,却正在成为现实:未来世界必然会见证西方文明与非西方文明的冲突,根源在于被西方文明扩展遮蔽的多元文明重新兴起,西方的过度扩张带来了非西方文明的觉醒。Read more →

    极端年代的结束:送别戈扬老人及其同代革命知识分子

    by  • January 21, 2009 • 读书与随笔 • 0 Comments

    戈扬老人走了。她投身“革命”几十年,曾为中国的“自由民主”苦苦奋斗,自从20年前她被迫辞国之后,就再也未能踏上那块她为之奉献了青春与激情的国土。从她的晚年遭遇,我除了看到几分悲情与无奈之外,更多的是看到她与她的同代热血青年无法逃脱的历史宿命――被革命大潮裹挟,最后还成了“被革命吞噬的亲儿女”。

    讣告将戈扬称之为“前中共高干”。我不知道她的在天之灵是否满意人们对她的这种身份定位,但我想这些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她最后对自己人生道路的领悟。我与戈扬老人曾有过两次晤面,那时她行动已经不太方便,但头脑还比较清醒。从她的谈吐中,我知道她早已将现在的共产党与她当年追求革命时的共产党区分开...

    Read more →

    在思想之路上永不停息的跋涉者

    by  • June 30, 2007 • 读书与随笔 • 0 Comments

    ――介绍苏绍智先生晚年学术思想及近作《民主不能等待》

    经历过80年代中国思想启蒙的人,只要熟悉当时理论界那尖锐激烈的意识形态斗争,就必定会记住苏绍智先生的名字与他在其中所起的重要作用。从改革开放初期直到1989年,他是朝野皆认可的“党内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国外研究中国的圈子也常根据他的言论来预测中国的改革风向。

    1985年我到复旦大学读研究生,那一年经济系邀请了时任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列所所长的苏绍智先生来演讲,介绍社会主义国家的改革和他本人对马克思主义的再认识。那时复旦大学学术气氛浓厚,慕苏先生之名而来者极多...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