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heqinglian’

    北京为何认为“适度通胀”有益无害?

    by  • September 5, 2012 • 经济分析 • 9 Comments

    最近,外国金融机构不断就中国经济尤其是金融领域的风险频频发出警告。

    高盛一向对中国经济高调赞扬,但在其最近发布的宏观经济报告中,将中国经济列入影响全球经济的三大风险因素之一。所谓“三大风险”指的是欧洲债务危机、美国经济疲弱和中国经济“硬着陆”风险。高盛指出,与其他两大风险相比,目前美国经济在改善、欧洲也稍显平静,最大的一个不确定因素源头将是中国经济的增长问题。

    日本央行副总裁西村清彦8月21日表示,地产泡沫、人口结构变化和贷款增长迅速会加大一国遭遇金融危机的几率,而中国正进入这方面的“危险区域”。西村清彦的依据是日、美经验,即日本上世纪90年代的资产泡沫与美国...

    Read more →

    收入分配改革只是一场毛毛雨

    by  • August 30, 2012 • 经济分析 • 20 Comments

    最近,中国发改委将议了8年的《收入分配改革方案》发给部级以上官员征求意见,并宣称将于10月正式推出。国内有评论指出,公众对于收入分配改革有三大期盼,一是期待从“藏富于国”到“藏富于民”;二是期待缩小贫富差距,限制垄断行业的暴利,尽快实现以家庭为单位征税,降低工薪阶层纳税比重;三是期待住房、医疗、教育、社保等方面的公共投入增长速度跟上财政税收的增长速度。

    我的看法是:这个《收入分配改革方案》作为献给第五代领导人登基礼物,有收聚民心之效,但要让这个方案满足这么多期盼,几乎不太可能。理由如下:

    第一,中国的贫富差距是一个涉及到社会各阶层的问题,但从《收入分配改革方案...

    Read more →

    谷案审结的三个满意与两个不满意

    by  • August 22, 2012 • 中国观察 • 21 Comments

    谷开来的谋杀罪最终判以死缓,国际社会与国内网友舆论滔滔。外媒均认为审判过程许多关键事实尚不清楚,这种政治判案太将法律当儿戏。日媒甚至失去报道兴趣,认为中国一点也没变,还是刑不上大夫那套。

    我想了一下,凡对谷案判决有批评意见的人,大都是中共利益集团之外的人。他们没意识到,他们的错误在于把中共政府看作人类文明政府的一员。

    我现在来个换位思考,尝试从中共本身利益来判断这场审判的得失。

    权贵阶层包括警察在内,时不时杀个把人,在中国实在算不得大事。如果不是薄熙来没把王立军这小子按住,让王夜奔成都美领馆,将海伍德被谋杀的事捅给美国人,这事早就捂得严严实实,哪...

    Read more →

    钓鱼岛爱国游行与国家游戏

    by  • August 20, 2012 • 世界与中国 • 33 Comments

    话说观察中国,如果只看官媒,肯定与事实有诸多不相符之处。如果细究下去,那真相却让当局难堪。这次的难堪至少有这么几重:

    一、民间保钓露出真相,背后推手是政府。

    本次钓鱼岛风波的大陆版本如下:香港民间保钓船“启丰二号”8月15日下午成功登陆钓鱼岛宣示主权,在试图插上五星红旗时受阻。船上14人,包括凤凰卫视的随船记者,全部被日方以“非法入境罪”抓捕,此事在中国引发了一场“民间保钓”风波。

    但接下来看到的就有趣了。登岛事件发生当天,新华网、人民网、央视等都在显要位置报道此事件。腾迅、网易、新浪、搜狐等都以首页报道并滚动播出。其中,中共在香港的喉舌媒体凤凰...

    Read more →

    从“三张网”下暂时逃遁的薄熙来

    by  • August 13, 2012 • 中国观察 • 33 Comments

    谷开来与王立军相继受审,外媒最希望看到的是薄熙来在此案中涉入多深、谷开来如何通过海伍德等人转移高达60亿美元的巨额资产,接下来还能看到中共当局追查这60亿美元来源之不正当,并以贪腐罪惩罚政治失败者薄熙来,因为这是今年3月份中共中央领导层的预留的“三张网”之一。

    但是所有媒体统统失望了,大批国际媒体——包括赫赫有名的《华盛顿邮报》、《时代》杂志等美国媒体记者赶到安徽合肥后,仅能在法庭外观察。外媒认为,全案缺乏阳光。庭审结果只让这个案子变得更加扑朔迷离,连海伍德究竟是死于谷开来之手,还是另有更神秘的第三者杀手;以及海伍德被灌食的毒药是“毒鼠强”还是“氰化钾”,都留下了种种悬疑。...

    Read more →

    地方版4万亿:“稳增长”旗号下的新一轮掠夺

    by  • August 7, 2012 • 经济分析 • 8 Comments

    最近,中国经济最热闹的话题就是地方版4万亿刺激经济计划出台。从其功能来说,当然是中央2.0版刺激经济计划的替代品。

    先介绍一下中央2.0版刺激经济计划为何无疾而终。自今年5月下旬以来,一直在悄悄推进的中央级2.0版4万亿刺激经济计划曝光,发改委1至5月批项目9000个左右,此举遭到国内各方激烈批评。由于2009版5万亿刺激经济留下的恶果太多,诸如产能过剩、导致经济结构更加扭曲、造成巨大的地方债务泥潭,由此引起的高通胀与高房价让百姓“买单”等等,中央政府无辞可辩,只好刹车。一些已获批准的项目因为无资金投入,也暂时偃旗息鼓,其中在发改委门前亲吻公文而彰显大名、据说投资达700亿...

    Read more →

    关于启东市委书记衬衫被扒之我见

    by  • July 30, 2012 • 国土生态 • 28 Comments

    最近一个月内,中国发生两起震动国际社会的维权事件,一在四川什邡,二在江苏启东,起因都是为了当地民众为了保护环境,为自己的生存权利而战。

    启东在抗议过程中,因为出了一件出彩的事情,即市委书记被抗议者围住,被强行要求穿上印有“反污染”字样的T恤,书记拒穿,因而被扒光上衣。就是这一个情节,在一些公知眼中,启东参加环境维权的抗议者变成了“暴民”,在他们的想象中,这扒光上衣之举已经被延伸至毛泽东当年在夺权过程中动员农民的“痞子运动”,“踏上少奶奶的牙床上滚一滚”的暴力革命。

    万事皆有因有果。单方面指责“暴民”,并不能浇灭今天中国各地兴起的环境维权运动。更何况,“暴政乃暴...

    Read more →

    中国人日子再苦也不会苦政府

    by  • July 20, 2012 • 经济分析 • 20 Comments

    7月14日,温相在四川成都市主持召开五省区经济形势座谈会时说,“目前我国经济增速仍在预期目标区间内,但经济还没有形成稳定回升态势,经济困难可能还会持续一段时间。”于是国内媒体竞相报道各地行政长官表态:“政府机关要带头过紧日子”。

    无论从中国政府的历史行状还是现实表现,这句“政府带头过紧日子”都是个世纪大忽悠,这有以下事实为证:

    一是这话政府说过不止一遍。往近里说,2009年中国也噪动过一阵要压缩行政开支,政府要带头过紧日子。但接着我们看到的是,中国官员的腐败上了一个台阶。自2009年以来,政府主导的5万亿投资和地方政府银行配套的10余万亿投资,其中的20-30...

    Read more →

    管控由“三P”变“四P”背后的信任危机

    by  • July 17, 2012 • 国土生态 • 12 Comments

    最近几天,据说国家环保局将通过一项行政立法,禁止民间环保自测。查其原因,应该是近年来环境冲突越来越频密地发生,土壤的重金属、空气里的PM2.5、看不见的核辐射时时威胁着国人的健康,环保人士或一些有钱人购买检测设备进行环保自测变得越来越普遍。为了不让国民因自测的“不科学”而变得多疑,影响社会安定,中国政府决定将环保数据发布权及解释权收归国有,2009年下发的《环境监测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将被通过执行。

    这意味着中国政治的管制重点将由“三P”转向“四P”,利用权力作后盾的信息垄断及信息欺诈将扩大到环境质量。

    如果要将近十多年中共政府的社会管控重点列出来,可以...

    Read more →

    中国环境评价为何成了邯郸学步?

    by  • July 9, 2012 • 国土生态 • 4 Comments

    四川什邡的环境维权抗议活动虽然暂告平息,但其中有一点经验却值得记取,那就是在项目环境评估过程中,公众参与的实质性缺失。

    为什么说是“实质性缺失”?因为这个项目已经通过国家环保部环境影响评估。地方政府也宣称环评公示出来一年多以后,当地群众并未提意见。由于国家环保总局(后升格为部)早在2006年就发布了《环境影响评价公众参与暂行办法》,在相关的环评报告中必须列入公众评议结果(至于其真假如何则是另一回事)。但根据我对中国的了解,以及什邡市民这次的激烈反抗,我很清楚地知道在环评的整个过程中,什邡市民并未能实质性参与,借用中国时尚的网络用语,报告书上的公众评议是“被代表”了。

    ...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