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NGO’

    90年前の「労働運動の星」が”再登場”?

    by  • January 2, 2016 • 日文文章 • 0 Comments

    何清漣

    2015年12月27日

    全文日本語概訳/Minya_J Takeuchi Jun

    https://twishort.com/GxEjc
    中国政府は広東の労働者NGO問題を処理するのに忙しく、最初の中国メディアによる報道では新華社が「広東警察は護権組織の7人を拘留、主犯は『労働運動の星』と呼ばれていた、と伝えました。これは広東には盛んな労働運動があるというだけでなくスター級の人物が居るということです。新華社記者 邹伟の批判記事を読んで、私は1923年に起きた二・七大ストライキの事に想いを馳せる気持ちを禁じ得ません。

    Read more →

    党支部空降NGO,“两新组织”尽染红

    by  • June 11, 2015 • 中国观察 • 1 Comment

    何清涟

    北京于6月4日宣布,由总书记习近平主持召开的一次政治局会议决定,应在社会、文化和经济组织中设立党组织。这意味着继私企、外企之后,党支部将空降最后一块未被党控制之地——外国在华NGO。

    严管NGO,意在拒绝与西方文明接轨

    让外国NGO登陆中国,是当初中国要加入WTO、不得不扮出对外开放姿态的无奈之举。正如我在多篇文章中所指过的那样,中共从未放松过对外国NGO的警惕,先是将外国NGO当作“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中国和平演变的工具;2004年乌克兰发生“橙色革命”之后,俄罗斯开始防范“颜色革命”,北京立刻紧跟着换个说辞,称外国NGO为是美国在中国...

    Read more →

    雅安救灾后非官方NGO的命运

    by  • May 3, 2013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2013年雅安地震有两个值得关注的亮点:一是备受杯葛的红十字会信誉(实则是政府公信力),二是在救灾的表现出色的非官方NGO。当人们在揄扬这些NGO的行动能力之时,似乎很少想到这些机构在灾后可能的命运。

    红会信誉是北京的脸面

    中国红十字会的公信力是雅安震灾捐款活动中最受杯葛的一点,郭美美事件成了民众拒绝捐款的主要理由。其实,中国公众并未将郭美美当作红会腐败的万恶之源,因为谁都知道她只是附生于腐...

    Read more →

    中国特色的“捐款经济学”

    by  • April 29, 2013 • 中国观察 • 1 Comment

    何清涟

    中国早就从贫穷之国成了多灾之国,中国政府也反复强调“多难兴邦”。不过,精通“坏事变好事”这类唯物辩证法原理的中国政府,积多年扶贫救灾之经验,创立了世界罕见的“捐款经济学”。随着这一社会主义特色的“捐款经济学”渐成体系,中国人的捐款疲劳症也日益严重。

    “捐款经济学”的三大原理

    概括而言,中国特色的捐款经济学有三大原理:

    第一原理:慈善捐款成为政府的“第二财政”收入。

    中国政府一向将NGO理解成“以民间组织名义出现的政府组织,慈善要做,但肥水不流外人田,得自家人掌控才放心。于是先成立数家由自家人掌控的慈善基金会,或...

    Read more →

    美国的“中央厨房”中国能否复制?

    by  • November 22, 2012 • 世界与中国 • 2 Comments

    感恩节前夕,是美国各种慈善活动的高潮时期。但贵州毕节5位陶姓小孩因冻饿而死于垃圾箱的“故事”,却让我这位“海外华人”心里非常郁闷。

    导致几个小孩死亡的原因是多重的,比如父母弃养、亲戚及同村人的冷漠、政府没有相应的救助机制,等等。可以说,这个事件折射了中国家庭伦理溃败、政府不作为、社会道德崩溃等各种“中国病”。

    如果这几个小孩在那个寒夜里,哪怕是得到一口热汤,一碗热饭,一床破被,说不定就能挺过去。“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种形成巨大反差的中国现实,让我想到了美国一个慈善组织——首都中央厨房(DC Central Kitchen)用过期食物救助穷人的故事。于是我...

    Read more →

    从亚细亚孤儿到世界孤儿

    by  • February 9, 2011 • 世界与中国 • 51 Comments

    从突尼斯开始燃烧的自由民主之火,终于燃烧到非洲与中东地区。中国政府利用其对媒体娴熟的控制手法,在有关埃及的报道上,主要突出中国政府派专机接回远在埃及的中国人,以示中国政府对本国子民的关心。再用春节的各种喜庆祥和的镜头暗示中国离埃及的骚乱是多么遥远。于是北非中东那让世界兴奋不已的革命,在情况相类的中国却波澜不惊,只在海外的中文网上成为新闻题目,推特圈内成为话题。

    我相信这场革命会使中国执政者调整国内外战略。任何国家在制定战略时,通常要考虑到来自两方面的压力,首先是国内各种“压力集团”和舆论的要求,来自势力较大的压力集团的游说与压力是影响执政者决策的重要因素。其次则是来自国际政...

    Read more →

    在人权进步之路上的艰难跋涉―介绍两位国际人权活动家的亲历自述

    by  • November 16, 2010 • 世界与中国 • 68 Comments

    《中国人权论坛》2010年第3期发表了两篇文章,一篇是中国人权(纽约)对联合国资深人权活动家菲丽丝•盖尔(Felice Gaer)的专访――“在人权问题上与中国的交手:联合国的迷宫”(http://gb.hrichina.org/public/contents/22454),另一篇则是前美国国务院民主人权和劳工局特别顾问艾米•加兹登(Amy Gadsden)根据亲身经历所写的“对抗、合作、倒退”( http://gb.hrichina.org/public/contents/22458)。这两篇文章道尽了国际社会推动中国人权进步的艰难,表达了作者们对这个问题的深刻体悟与无奈。

    <...

    Read more →

    权力独占欲与中国NGO的厄运

    by  • August 3, 2009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最近,中国的学术网站“天益”被关,一向远离政治、纯以公益为务的“公盟”也被当局找了一条莫须有的“逃税”罪名,再辅之以其它措施,比如让房东“自愿”出面停止租赁办公室等,逼使“公盟”关门。一场政治迫害演变成“逃税”的违法问题,可谓将“政治问题非政治化”的手法发挥到炉火纯青的程度。

    但从中国政府对NGO的政策来看,公盟只是这一茬被割的韭菜中最高的一茬而已,必然还会有NGO继公盟之后成为牺牲者。

    中国政府对NGO的防范心理

    近十多年来,中国政府机构、大学与研究机构没少从外国拿各种资助,由于那时政府有政治自信,加上中方合作单位均由政府掌控,这些合作项目并未...

    Read more →

    中国:民间行动的安全底线何在?

    by  • April 23, 2009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最近,四川作家谭作人被抓,罪名是“危害国家安全”。由于谭作人一向只从事纯粹的公益事业活动,投身环保,并不惮烦劳地帮助四川地震灾民,其行动离“不结社、不从事政治活动、不与‘外国势力’有任何瓜葛”这条“政治安全底线”甚远。因此,谭的被捕再次证明了民间行动人士自我设定的政治安全底线其实并无安全可言。不少人惶惑地发问:在中国从事什么公益事业才是安全的?

    中国人为什么视政治为禁区?

    从事公益活动的人名之为“行动人士”,主要缘于这类人士只从事环保、民间支教、防爱滋等纯粹的公益活动,其行为方式主要是行动而不是创建理论,少数人愿意从理论上阐扬其意义,最多也就是将这些公益活动视...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