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英自我定位弱势化的社会意涵

    by  • December 8, 2010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最近,《人民论坛》杂志一项调查显示,中国人的自我定位有弱势化倾向。认为自己是“弱势群体”的党政干部受访者达45.1%;公司白领受访者达57.8%;知识分子(主要为高校、科研、文化机构职员)受访者达55.4%;而网络调查显示,认为自己是“弱势群体”则高达七成。

    为了解释精英自我定位弱势化这一奇特现象,众多传媒采访了不少专家学者,请他们分析为何党政干部、公司白领等精英阶层都觉得自己“弱势”?解释繁多,择要述之如下:官员们觉得自己“弱势”,主要是因为官场竞争激烈,“不跑不送”就升不上去;知识分子是因为拿自身社会地位、经济收入与官员相比较而感觉“弱势”;公司白领则是因为职场竞争激烈,业绩考核严格,收入增长较慢。

    中国是一个社会资源与生态资源的供给都呈紧张状态的国度,大多数领域都呈过度竞争状态,精英群体面临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也是事实。但也许是调查者设问不当,受调查者将自身因职业特点引起的困扰焦虑压力等混同于社会学中的“弱势群体”,这其实是对弱势群体一词的误解。

    “弱势群体”一词源自英文Social vulnerable groups,港台译作弱势社群,指称社会中的弱者群体,这一群体在财富、社会地位上处于不利地位,无投票权、无权无势、无人脉关系,遭受社会歧视。例如长期贫困者、性工作者、同性恋者、双性恋者、爱滋病患者、残障碍伤残人士等。中国官方首次使用“弱势群体”一词,可考的文献是2002年3月朱镕基总理在全国人大第5次会议上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此前,中国不承认本国有“弱势群体”存在,对社会边缘群体统称之为“困难群众”。现阶段,中国的弱势群体除了上述其他社会也存在的弱势人群之外,还有一些“中国特色”的弱势人群,如失业者、国企下岗工人、上访者、失地农民、城市拆迁户等经济权利被严重剥夺人群。官员、以大学教授为主体的知识人群、公司白领等社会阶层,不管在中国还是在任何国家,都不属于社会学意义上的弱势群体。

    但考察中国各阶层共同生活于其中的社会大环境,以及个人与国家(政府)的真实关系,我相信受调查者认为自己的“弱势者”,既不是谎言,也非矫情,他们确实表达了自身对生活状态的真实感受。尽管他们的社会地位与经济收入远非弱势群体所能相比,但他们与中国的弱势群体却有一个共同特点:在个人与国家(政府)的关系上,其个人基本权利得不到任何制度性的保障。不管官员们得势时如何尊荣显要,知识分子们在媒体上如何风光,但只要面对国家权力的肆虐时,他们与社会底层一样,完全处于无任何保护且无法申辩的状态。

    在这个崇尚权力、漠视权利的社会中,一些官员面对权力肆虐时的无助也让人叹为观止。比如今年6月湖北省政法委维稳办副主任黄仕明(副厅级官员)妻子陈玉莲被几个省政府的保安痛殴之后,面对体制化暴力,他只能选择忍气吞声,无法挺直腰来捍卫自己的权利,追查背后的真相。一些在父辈权力荫庇之下曾生活得不错的“红二代”,一旦父辈的权力过期,也会遇到平民经常遇到的拆迁之痛。北京的胥晓琦女士之父是共产党的开国功臣少将胥治中。父亲去世后,她做梦都没想到,自己和80多岁的老母亲会沦落为访民,为那间住了40多年的老房子的所有权走上漫漫上访之路。《南都周刊》一篇“红二代讨房记”记述了不少落架凤凰的故事。这些“落架凤凰”既有与现政权血脉相连的红二代,也有高级统战对象的后裔。湖南郴州与四川会理等地的公务员还曾面临“株连式拆迁”的困境:其供职的政府规定他们必须承包一项任务,说服自己被拆迁的亲戚限期搬迁,否则就处以罚款直至停职的处分。

    一些权倾一时的官员,只要被权力这架国家机器甩出来,其下场也非常悲惨。早几年的例子有哈尔滨市海归副市长朱胜文之死为证。朱手握重权时风光无限。一旦在权力斗争中败北,与入狱的平民一样无权且任人宰割。自己不仅落了个“被自杀”的结局,其妻为了追查其死亡真相,也掉落进了昔日被其不屑一顾的访民大军队伍。今年发生的事例有湖南省武冈市副市长杨宽生被自杀一案,其妻的命运也与朱胜文妻子相仿佛。

    知识分子的安全感比之官员当然更差。存有社会关怀之心者必须约束自己言不逾矩,否则就会被“特殊关照”,严重者被敲掉饭碗。但所有这些并不能证明官员、知识分子等在中国社会中属于弱势群体。他们的弱势感,与其说来自于职业,还不如说来自于他们与弱势群体都必须生活于其中的共同社会环境,在这个社会环境中,人们每时每刻都处在国家与个人之间那种高度紧张的关系当中。

    这项调查虽然有点文不对题,但揭示出来的社会意涵却不可轻视。可以说,在一个权力肆虐,个人权利得不到任何保障的国度,面对形形色色的国家权力的代表者以及权力的任意挤压,任何个体都是弱势者。“李刚”们的儿子在面对弱势者时,可以嚣张地喊出“我爸是李刚”。但一旦面对比其爸爸更强势的人时,“李刚的儿子”们也只能处于被宰割欺凌的相对弱势状态。

    (原载何清涟美国之音博客,2012年12月8日,http://voachineseblog.com/heqinglian/2010/12/elitesocietyinchina/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About

    0 Responses to 精英自我定位弱势化的社会意涵

    1. USA-Tanwaness
      December 8, 2010 at 17:22

      非常赞成何女士的分析,在个人权利得不到任何保证的制度下,任何人都不会有安全感。

      • larry
        December 12, 2010 at 23:48

        我们已经在监督了,这就是看得见的力量。我们能做的

    2. December 8, 2010 at 18:54

      最近中国不少人对于“社会群体弱者论”进行了讨论,大家均感到各类各层社会人群面对快速发展的中国社会有被弱化感觉。这何尝不是件大好事,只有当这个社会中所有人都感到受到约束时,这个社会才有方圆可论,才有公平可言,才有协商可讲。相反,让某个人成为社会绝对强人,或让某个团体绝对正确,而其他人群依照与其关系密切程度分配权益,那不是和谐而是沉默无奈。记得美国建国者之一的杰克逊说过:“我们之所以有民主制度,那是因为我们都没有特权,更没有强权,每个人也没有多余的权力分给别人”。当时的美国都是小地主有业主,除了英国殖民政府外都是弱势人群,自然大家有话好商量,有权有利大家一人一票决定分配方法。结果,全部弱势人群合起来就成了大力量,形成了民主选举和三权分立制度。也正是如此,美国人仍然崇尚不结党不营私的社会观念,每个人甘做“平等人”。

      全体人群弱势感也表明了人民对自身权利的期待感。若这个社会有一部分人自认为权大无边,乃至有持无恐,贪得无厌而无所忌讳,其他人群将不是感到弱势而是绝望和愤怒爆发。弱势感中包含了期待感,希望讨价还价争取利益,希望保持对话争取妥协,希望取得有条件的双赢结果,这也正是民主和谐社会萌生的开始。俄国政治改革有一点非常成功,那就是让原来那些习惯于社会主义大锅饭生活方式的人们学会以平等之心做个公民,面对俄国改革中出现的寡头人群进行了持久的抗争,用非暴力手段弱化了寡头权利,这也正是普京成功之处。中国有和俄国类似的意识形态传统,也有类似的贫富分化趋势,如何使所有感到弱化的人群重新回到利益分配协商中是个关键。弱化感就是自强感的开始,政府也因此大有可为,通过政治协商方式平衡社会权益分配也是改造政治制度本身的良机所在。

      事实上,中国社会正拥有越来越多的和谐发展力量和条件,人们通过网络有了更多的表达渠道,一方面是愤怒宣泄和牢骚分担,另方面却是分享期待和辩论厘清观点立场,慢慢地远离那种暴力冲突的倾向,社会参与感日益广泛,民意多元化不断加深。这种不分阶层和派系的虚拟辩论和分享大大增强了中国社会的理性和社会责任感,让更多的人承认是弱者就会有更少人争做暴力强者,这个社会就少些红卫兵式的人物,多些甘做“平等人”的公民。

      • FuYe
        December 8, 2010 at 21:35

        你的评论很长,但看不出所以然。其实,何老师已经说得很明白,只有建立约束权力的机制,建立尊重个人权利的社会,每个人才不会在面对国家权力时那样感到无助。具体说来,官员犯法不会莫名其妙被自杀,可以通过公正的程序接受司法审判;知识分子不用为自己的言论而受各种打击;拆迁户们可以不用自焚而保护自己的权利。
        约束权力,就是结束一党专政,在网络上发牢骚只是一种手段,不是目的。目的是建立以个人自由为基础的民主政治,

    3. Pingback: Tweets that mention 精英自我定位弱势化的社会意涵 -- Topsy.com

    4. 翻箱倒柜
      December 8, 2010 at 20:37

      学习了!
      可悲的是,我们很多人既是维护者,也是受害者。

    5. 蜀山君
      December 8, 2010 at 21:28

      但所有这些并不能证明官员、知识分子等在中国社会中属于弱势群体。他们的弱势感,与其说来自于职业,还不如说来自于他们与弱势群体都必须生活于其中的共同社会环境,在这个社会环境中,人们每时每刻都处在国家与个人之间那种高度紧张的关系当中。

    6. December 8, 2010 at 21:56

      因为都受中共中央剥削和压迫。

    7. 共档王
      December 8, 2010 at 23:30

      今天新浪网出个新闻:习近平肯定重庆唱红歌活动 高度评价打黑
      网址:http://news.sina.com.cn/c/2010-12-08/191021605129.shtml

      看点不在内容在评论,大家快去看看,我都快吐了,都是写手在哪里疯狂叫嚣,一群小丑喊什么支持薄狗,薄习最佳配,看来薄已经等不及了,狗急跳墙,急着做总理呢,让人恶心

      2010.12.9

    8. MG
      December 9, 2010 at 01:37

      就连刘少奇手拿《宪法》,也保护不了自己!体制不好,谁都可能成为随时被宰割的鱼肉!

    9. 可以说
      December 9, 2010 at 02:23

      我们的许多官员和知识分子以及大部分的人都在不知不觉的扮演着“犹大”这个角色,被卖啦还替别人数钱都没有意识到,国家的公民都处在恐惧之中。看看我们的宪法,处处都是国家占有,也没说国家占有的目的是为什么,作为国家最基本的元素人或者公民的权利到底有哪些以及如何实现没下文,一些条文规定的言论自由和和结社自由在强权面前苍白无力。还是美国人高明,美国宪法开篇点题制定宪法的目的是为了实现“公民免除恐惧的自由“,然后是从大的原则到小的细则仔细推敲论证如何制定遵守和实现,对强权的制约以及违反宪法精神的法律如何处置都有一套宪法修正案应对。我们的立法,司法和行政是集于一身的不受制约的怪兽—–强权。这个强权和古代社会的”王权“有何区别?

    10. He Qinglian
      December 9, 2010 at 09:03

      @tkucminya 翻译:精英自我定位弱势化的社会意涵
      On Thursday 9th December 2010, @tkucminya said:
      エリートの「負け組自認」の社会的意味は;何清漣氏 @HeQinglian:

      http://www.twitlonger.com/show/7d3vm4

      最近の『人民論壇』によると、中国人は自分が負け組だと認める傾向がある。党員幹部は45.1%、会社員 では57.1%、知識人(高校、研究者、文化系職員)で55.1%。またネット調査では自分が「負け組」と感じている人は7割に。RT @HeQinglian: 精英自我定位弱势化的社会意涵

      このエリート層の奇妙な現象を説明するのに色々の専門家が登場。党員は「競争が激烈で”賄賂を贈り、挨拶 しないとエラくなれない」、知識人は「役人より給料が少ない」、会社員は「企業内競争と評価が厳しく、収入が伸びない」というのが彼らの説明。
      『エリートの「負け組自認」の社会的意味』③;中国は社会資源と自然資源の供給が緊張状態にあり、大半の領域で競争過度、エリートへの周囲の圧力も強い のは事実。だがこの設問自体が変で、被調査者自身も職業上のプレッシャーと「負け組」の意味を混同。「負け組」という言葉に誤解がある。
      英語の『Social vulnerable groups』は社会的弱者、冨も地位も不利で投票権は無く、力もなく人脈も無く、社会的差別をうける、例えば長期貧困層や性産業労働者、同性愛者、エイ ズ患者や障害者などをさす言葉。
      中国政府が「負け組」を最初に使ったのは03年の朱镕基総理が全人大での報告。今、中国の「負け組」は英語 の意味の他に、失業者、元国営企業労働者、上訴難民、失地農民、強制立ち退き都市市民がいる。官員や知識人、会社員は入らないのが世界の常識。
      しかし、かといって調査対象が「負け組」と認識してるのも噓ではなく、正直な気持ちなのだろう。ホンモノの 「弱者」との共通点がある。国家との関係である。いかに今が羽振りがよさそうに見えても、国家との関係で無防備であり、いったん国家に睨まれたら身分に何 の保証も無い、と言う点である。

      権力をありがたがり、権利を蔑視する中国社会で一部の官員は権力の暴虐にため息ばかり。一例は今年6月の湖北省政法委員副主任の妻が各省の下っ端警官に殴打されたが泣き寝入り。真相追求せず。父親がエラかった「赤2代」でも同じ。北京の胥晓琦女史の父親は共産党の少将だが父死亡後、なんと80歳の母とともに上訴難民に落ちぶれた。40年住んでいた家から追い出されたのだ。『南都週刊』はこのような「落剥した鳳凰』の話を沢山報道。湖南や四川の公務員にいたっては「強制移転連帯責任制度」まであり、自分の親戚が強制立ち退きに応じない時は処罰されて罰金、停職処分を食らう、と。

      一時羽振りの良い役人も権力から見捨てられると悲惨。数年前のハルビン市副市長朱勝文の死が一例。権力闘争 で破れるやるやに入れられ自殺。その妻も真相究明しようとして上訴難民に。今年は湖南省武岡市の副市長楊寛生一家の”自殺”とその妻の運命もそっくり。

      知識人はさらに悲惨。社会に関心のある者は決して発言が枠を超えない様に、さもなくばクビが飛ぶ。かれらの無力感は職業から来るというより、弱者と共通する社会環境、いつも国家と高い緊張関係にあることからくるのだ。

      この調査はピンぼけではあるが、それが示す深い意味は軽視できない。権力がほしいままに暴虐で、個人の権利 が守られない国家では権力者はし放題。”李剛”の子たちは弱気ものに父の名をわめくだろう。だが一旦その父より更に強い父が現れたら、かれらも相対的な 『負け組』の悲哀をかこつ羽目になるのだ。

    11. 洞庭游客
      December 9, 2010 at 10:11

      尊敬的何老师,我是您的湖南老乡。刚才在所罗门宝藏上看到转载您这文章,翻墙来了这里。下面是那篇贴文后的几个跟帖:

      第6楼:这就像人民民主专政,对人民民主对敌人专政,听上去美妙无比,可是谁是人民,谁是敌人呢。
      这个标准是由总裁判长来决定的,而且标准时不公示的。今天你是人民,明天就可能时敌人了。

      第7楼:电视,电台,报纸,杂志,包括路边的广告牌都是被当局掌握的,上网少许自由些,但也不过是局域网,接外面世界要翻墙,发帖要审核,发完也可以删除,不删除的可以封网站。
      在如此严密的控制下,当局忽悠的效果却越来越差,应该检讨啊。

      第8楼:
      于建嵘:今天听课的是五十个乡镇书记。刚才有一书记很悲伤地对我说:我农村的祖居要被强拆了,我父母和兄弟实在不想上楼,地方上就动用黑社会吓他们,制造各种事端。我找家乡的镇书记,希望能看在同是乡镇党委书记的份上,高抬贵手。可那个书记说:我们都是乡镇书记,都应知道…

      第9楼:这就像人民民主专政,对人民民主对敌人专政,听上去美妙无比,可是谁是人民,谁是敌人呢。
      这个标准是由总裁判长来决定的,而且标准时不公示的。今天你是人民,明天就可能时敌人了。

      这就斯大林威胁列宁老婆一样,党说你是列宁老婆,你就是,说不是你就不是

      原话记不住了,就是这个意思

    12. minnanren
      December 9, 2010 at 16:54

      执政党高喊“依法执政”,但却是欺蒙世人,长期以来对于现代政治文明却弃若敝屣。一执政就撕下面具,背信弃义,充分利用和运用人性的弱点来达到控制的目的,举凡收买、恐吓、分化、谎言、两面、封网、钳制、迫害等种种手段都运用自如,达到无以复加的技巧的炉火纯青,死死地把住权力和资源,不必民授的合法性,不容分享的讨论余地,以农民、流氓者政治集团的面目出现,其顽固、狭窄和狡黠凶残世所罕见,通过掠夺,在物质上,它们早已实现了原始积累,权力传至二世,跋扈张狂,为子孙谋,为万年利益万年执政,最好的办法就是愚民,继续愚民,而且有暴发户的目空一切和狂妄无知却自认有理,腰缠万贯就是理不直也要理直气壮,实力就是证明,会抓老鼠就是好猫,有枪就是强者,宪法根本成了手纸,不必有什么释宪机制、违宪审查,宪法法庭等,基本的公民权剥夺和变相剥夺到让你自己消失不必享有,也不必想有。这种农民意识的政党是中国社会和外来邪教的杂种结合,杂种优势很明显,适合这片土壤,倒是民主法治和公民意识,一直水土不服,再加上农民党的一整套奇怪的话语、思维、主旋律和党化教育体制,基本上让公民社会的到来,真的是无望,有也在令人绝望的遥远的将来,除非施暴者自己折腾到玩完,否则似乎看不到人类政治文明的曙光。

    13. young
      December 9, 2010 at 23:03

      有志者团结起来,否则永远没有希望!

    14. paul
      December 11, 2010 at 09:22

      写的真明白,何老师文章必读。
      老邓是想明白这个道理了,弄出个常委集体决策制来,中央老爷们貌似已经脱离苦海。我想地方官和知道分子们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吧,他们应该比真正的弱势群体人更容易改变这个拜权体制,只是搭便车心态和侥幸心理作怪。从这个意义上说,很难不让人认为他们矫情。

    15. Pingback: 精英自我定位弱势化的社会意涵 | 清涟居

    Leave a Reply to paul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