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印太战略旋涡中的台湾之喜与忧

    by  • April 1, 2021 • Uncategorized • 0 Comments

    何清涟

    无论是奥巴马时期的亚太再平衡还是川普的印太战略,包括今天美国在对华政策上暂时性的“川规拜随”,台湾都处在中美地缘政治的旋涡中心。面对中国越来越大的军事压力,关心台湾命运的人想不着急也难。由于印太战略的利益相关者已经纳入日本、澳大利亚、印度,日本军事对抗中国的态度也越来越坚决,日本前首相安倍3月 27日在公开演讲中声称日本已站在中美对立最前线,台湾终于可以稍感安心。

    日本保护区域安全的姿态趋于积极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可能参与对台湾的协防。奥斯汀3月16日与岸信夫会谈时,岸信夫谈到当中共攻击台湾时,日本自卫队需要研究如何与美国军队合作,保卫台湾。会面后发表的美日联合声明表示:“中国的行为在不符合现行国际秩序的情况下,对盟友和国际社会都构成了政治、经济、军事和技术挑战。”

    对日本来说,同时保持与美国和中国的关系,始终是其国策。日本象现在这样考虑国际局势,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这也是安倍首相虽然多次努力,仍然无法修改《和平宪法》。现在,随着中共对印太区域安全的威胁日益上升,日本不得不提升防御意识。日本防卫研究所收集了2020年日本周边安全问题的相关资讯,编制了《东亚战略概观2021》,据看到这份报告全文的日媒报道,该报告指出,中国在西太平洋阻挡美国航空母舰的军事能力已“切实提升”;中国发展反舰导弹,已扰乱第一岛链中美军事力量的平衡。报告进一步认为,考虑到中国对有主权争议的南海部分水域军事基地化,中国海警船反复驶到尖阁诸岛(中国称钓鱼岛)附近的日本领海,日本要在东海和南海持续采取强硬措施应对。

    日本对台协防的内容明确化

    3月中旬美日两国防长会议中,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就提出,“今后有必要探讨自卫队能为支援台湾的美军提供何种协助”。这是日本政府二战后首次以相当明确地表态,支持美国介入两岸战事、且明确表态提供援助。美、日防长会议还确认了“在台湾发生突发事态之际将密切合作”。

    早在2015年4月,美日曾公布《美日防卫合作指针》,明确指出,“当美国或与日本关系密切之第三国遭受武力攻击,并可能威胁日本安全“,日本可以采取行动。这个“第三国”当然包括台湾。今年美日双方直接提出了“在台湾发生突发事态之际将密切合作”,是把2015年的提法明确并公开,意在警告中共。

    日本所说的与美军在台湾危机时合作的所谓“适当”方式,在上述《合作方针》里列出了5种军事合作项目,即军备防护、搜救、海上作战、反导弹与后勤支援。也就是说,日本未来在介入台海战事时,具体的部署可能包括,提供台湾国军在战时战力保存作业的掩护工作,为台军飞机军舰提供搜救协助,台湾的军机军舰可在共军攻击时转进到日本临近岛屿,日本陆上自卫队与海上自卫队即将部署在宫古岛上、射程达到400公里的对舰导弹也可为国军提供掩护。

    日本现在不仅是准备协防台湾,还开始和其他国家展开防务合作。3月28日印度尼西亚国防部长普拉博沃(Prabowo Subianto)到日本防卫省访问并会谈,两人确认,将推进包括装备和技术在内的防卫合作,并商定日本海上自卫队和印尼海军在南海联合训练的方针。

    来自美国的消息好坏参半

    先谈好消息。

    一是美国军方对台湾安全关系到美国印太战略成败及全球地位的认识比较充分。美国印太司令部司令即将换人,现任司令戴维森海军上将和即将接任的约翰·阿奎利诺(John Aquilino)将军对他们所承担的防卫责任有一个共识,那就是,中共对台湾的军事威胁是美军现在面对的最危险的担忧。

    二是美国国会山两党议员正在推动支持台湾的活动。台湾媒体注意到3月26日发生的两件事情,一是美国参议院共和党籍参议员马克·鲁比奥和民主党籍参议员杰夫·默克利提出了《台湾关系加强法》议案,要求把美国驻台代表的级别提升至需要参议院认可的级别,建立美台文化交流基金会,推动台湾加入国际组织。二是美参众两院两党议员联名致函美国海关与边境保护局(CBP),支持他们在台湾设立该机构的预检机构。

    第三个好消息则是台湾和美国日前签署了《台美海巡合作了解备忘录》。有台媒因此认为,早前拜登的记者招待会,提到与中共不寻求对抗,保持竞争关系,台湾因此很失望,是虚惊一场,其实看美国政府的外交路线,不要看他们说什么,做什么才重要。美国主持的“四方安全会谈”,布林肯与奥斯汀访日韩,针对的都是中共。

    但是且慢高兴,美国拜登政府正在大力削减军费,这才是美中军事对抗最实质的信息。

    美国国会的军费之争公开化

    美国印太司令部现任司令戴维森海军上将认为,中共对台湾的军事威胁是美军现在面对的最危险的担忧,他在美国参议院关于他的任命的听证会上表示,美军部署第五代F-35战斗机,对东亚地区至关重要,他说,“如果我们减少第五代飞机的数量,我会感到担忧。”海军官网报道,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亚当·史密斯(D-Wash)却代表民主党,要压缩军费。

    3月16日海军官网刊登了一篇报道,标题是《来自国会山的两封信发出了国防支出问题上摊牌的信号》。这篇报道指出了一个对美国来说极为严重的问题,民主党中有进步派议员要求美国在中美冷战逐步升级的状况下大幅度削减国防预算。多达50名民主党国会议员3月16日写信给拜登,要求减少国防部预算。在众议院军事委员会的民主党成员中,加州的民主党众议员Ro Khanna签署了这封信,该委员会主席、从左派大本营西雅图选出来的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亚当·史密斯(D-Wash)虽然没签署这封信,但他已经明确表示反对强军备战。在此我想提醒台湾媒体注意的是,签署这封信的众议员当中,就有台湾左派青年十分心爱的“草根逆袭”上位的纽约市极左派众议员AOC(Alexandria Ocasio-Cortez)。

    这批民主党进步派议员在信中提出,现在美军需要裁员,减少兵力,省下来的钱花到外交、人道援助、全球公共卫生、可持续发展研究方面。国防需要不在“政治正确派”的认知范围内,拜登已决定将下一财政年度国防预算削减2.5%,只保留7,040亿,为此将裁减航空母舰的数量。但这批民主党进步派议员意犹未足,认为拜登砍军费砍得太少,要求在已削减2.5%的基础上再减10%;如果他们的目的达成,美国明年的军费削减将达到12.5%,美军预算将比去年减少846亿。这不但是多年来美国国防预算最大幅度的削减,而且是美国处于冷战情况下从未有过的预算削减。

    中美对峙的硬核是军事,民主党大幅削减军费将严重动摇盟国对美国维持国际秩序的承诺之信心。这也是日本防务态度变得积极主动的原因,但不是台湾媒体几句乐观评论就能解决的问题。

    (原载台湾上报,2021年4月1日,https://www.upmedia.mg/news_info.php?SerialNo=109737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